《建民论推墙586》多伦多大学演讲:六四屠杀30年,暴政缘何不倒?


大家好!

今天来到多伦多,和多伦多的朋友来一起纪念六四三十周年。很高兴多伦多有那么多的民主同仁共同来参加这次对历史的纪念。

六四到今天已经过去有三十年了。三十年来,我们每年都纪念这个日子。 我记得每一年纪念六四的时候,网上有很多朋友会发问:“三十年你们干了什么?为什么共产党还没有倒?” 所以今天我们的题目就从“六四屠杀三十年,暴政缘何不倒?”这个话题说起。

首先,我要问一下那些问我们“三十年你们做了什么?”的人。我觉得这个话每一个人都首先应该问问自己:三十年里,我们每一个人为中国的这场民主运动,我们做了什么?

推动中国民主进步绝对不是哪一个人的事,更不是我们这些当年六四学生的事。是每一个中国人的事。 任何一个爱好民主的中国人都应当通过自己力所能及的方法,去推动民主进步,也为了还原历史真相。这么多年来我们可以看到,网络上中共每一年都试图抹杀六四,抹杀六四在人们心目中的记忆;而且还经常在互联网上通过愚民的方式告诉老百姓,甚至让下一代认为:没有六四,没有六四真相。 

六四真的没有真相吗?六四当年是全国几千万在校的大中学生参与了这场运动。北京市民有上千万人走上街头参与了这场从1989年4月15号一直持续到6月4号屠杀之前,将近五六十天的一场全国性的民主运动。真相都摆在那儿。在全北京市民心中,在所有我们这些当年参与六四的大中学生心目中,真相就摆在那儿。关键是共产党认不认罪!

共产党到今天都仍然否认六四是一场民主运动,仍然把六四认定是“反革命暴乱”的行为。不知道大家有没有注意到,这两天美国国务院的新闻发言人正式把六四这场运动定义为“六四天安门大屠杀”。美国既然能够给你定为“大屠杀”,美国国务院的发言人绝不是自己心血来潮,而是代表美国的政治决策。

大家都知道,三十年来美国也好,西方国家政府也好,对中国发生的六四屠杀事件,每年都有所批评,但是批评的口吻只是把六四定义为“六四事件”。只有今年正式把它定义为“天安门大屠杀”。

我们翻一翻人类历史,卢旺达曾经发生过大屠杀;柬埔寨波尔布特曾经搞过摧毁柬埔寨人民的大屠杀;而今天美国把中共定义为“大屠杀”,也就是说既然是屠杀就有刽子手,就有凶手。凶手就应当血债血来偿!(鼓掌)

六四三十年,中国的变化很大。很多人包括很多中国学者,(以及)很多为中共屠杀行为辩解的人,都认为六四屠杀是正确的。(他们认为)有了六四屠杀才有了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国今天的GDP全球第二跟邓小平六四屠杀制止了学生暴乱是有关联的。我们现在来还原一下历史,看一看六四屠杀究竟是推进了中国民主进步,还是摧残了中国的民主运动? 

大家稍微回忆一下就知道,六四屠杀之前,邓小平是早有准备的。他调兵进京实际上是在4月份。胡耀邦的追悼会开完之后,他就有调兵进京镇压学生的想法。并不是邓小平本人跟学生之间结下了多大的仇恨。邓小平也知道,学生在反对这个政党的时候虽然有一些反对他(邓)的语言,但是邓小平根本不认为学生是他的主要反对力量。邓小平那时要想方设法削弱的是中共最高层领导赵紫阳这一边的改革派。(邓)认为现在中共中央的最高领导已经不拿邓小平讲的话当回事。他要通过对学生的镇压来清洗中共的高级领导人。这是邓小平的主要用意。

所以说,邓小平调兵进京准备得很早。赵紫阳在4月下旬处理完胡耀邦的丧事之后,如约去朝鲜访问。赵紫阳前脚去访问,李鹏(后脚)马上就窜到邓小平家里,把事先准备好的将学生运动定性。在邓小平同意的情况下,“人民日报”在4月26号发表社论“旗帜鲜明地反对动乱”。这个社论一刊出,立即让学生反弹。本来大量的学生已经回到了校园。

当时学生悼念胡耀邦的活动中追悼会之后本来已趋于平息,但是因为四二六社论把学生定性为“动乱”时,学生们自然不服气了。所以,在1989年4月27号,,在以北京为主的全国大中院校都举行了声势规模都更大的游行示威抗议活动。

这个示威活动邓小平是正中下怀,他就希望学生卷土重来 — 因为你们站上街头了是他镇压的最好理由。如果你们全部回到学校不来了,邓小平想动你们也动不了。这时候邓小平就明目张胆地调兵进京。在整个这个过程中,邓小平很清楚美国当时是什么态度。

如果说今年六四三十周年,中国人民的民主没有进步,中国承受的这场巨大屠杀行为造成了心理的伤害,国际社会要承担责任的话,美国要承担第一责任,布什要承担第一责任。

为什么会这样说?布什跟邓小平私交很好。邓小平很清楚,布什在整个调兵,军队进行屠杀的时候,布什是不会对他有什么干涉行为的。我们简单地分析一下,布什很清楚中共在调兵进京。到5月19号,中共国务院发布戒严令,有大量军车进京的时候,这个现象至少可以让国际社会有足够的警示:中共有可能派军队屠杀人民。

作为美国的情报系统,它的应急方案不可能不考虑到中共有可能对人民进行屠杀。既然有这种可能性,美国是怎么做的呢?如果说当时美国对中国用外交照会的方式,或者美国通过它跟中共联络的官员,无论是口头的还是书面的,警告中共绝对不允许对人民开枪镇压;如果当时美国有这样的外交行为,那么我们相信,六四屠杀是有极大可能被避免的。

为什么这么说?美国如果对中国有警示的话,它给出的外交文件也好,外交官通过口头传达也好,所传达的方式一定是首先通过两国的外交部门进行交流。中共的外交部门要首先要将此汇报到政治局,而政治局的主要领导当时是赵紫阳。也就是说,赵紫阳当时完全可以掌握到美国对中国政府的警告,不要开枪镇压学生。如果赵紫阳他们有这样的预案,这个时候(如果)邓小平根本不考虑国际影响还继续调兵的话,就有可能被中央委员会和中央政治局遏制。

但是布什没有这样做。

布什放任(镇压)结果。为什么说他“放任”?当邓小平6月4号对天安门广场进行血腥屠杀之后,不出一个月,就在当月,布什就已经派了他的秘密使节到北京,跟邓小平进行秘密勾兑。布什告诉邓小平:“这件事会过去的,会风平浪静的。我们现在的制裁不过是装模作样。过一段时间这个事就过去了。” 这就是布什做的事。作为美国总统,他有什么资格和一个刽子手私下单独勾兑?以中国人民付出这么大的鲜血的代价?

布什之后就是克林顿。克林顿接任美国总统上台以后,对中共他就办了两件大事。第一件大事,克林顿把人权和贸易最惠国待遇脱钩。从克林顿脱钩那天一直到今天三十年下来,所有西方各国的政要在跟中共谈人权问题的时候,一是到桌子底下谈,不可以公开谈。王岐山现在在欧洲访问,他跟默克尔谈论中国人权问题,仍然是俩人关起门来到小房间谈,不可以在公共场合谈。这就是当年由于克林顿支持了中国人权和贸易最惠国待遇脱钩之后,导致的恶劣后果。

这么几十年来,中国多少仁人志士追求人权被中共投入监狱的时候,西方政要即使为他们呼吁也是偷偷摸摸。这是克林顿办的第一件事。

克林顿办的第二件事大家都清楚,就是把中共拉进了WTO。进入WTO的时候,中共是什么协议都跟你签,什么条款都答应,什么好听的话都给你说尽。这个政党是邪恶的。它的邪恶在哪里?它每一个细胞都充满着欺骗。它不光是欺骗中国人民,也欺骗世界人民。

自从中国加入WTO以后,中国就变成了世界一个大的加工厂。把自己廉价的产品推销到全球各个国家;利用自己廉价的商品,巨大的市场,低廉的劳动力和丰富的资源对世界市场进行倾销,最终让中共获得了巨大的利益。

中共又用巨大的经济利益绑架了今天全球各个国家,包括美国和西方各个发达国家。当然,习近平用什么“一带一路”,“2025”的方式,到非洲各国撒币的方式,也捆绑了世界上很多中小贫弱的国家。这样,就使得中共的霸权野心越来越大。

三十年(来),只有川普接任以后才正式改变了(美国)过去对中共采取的一贯绥靖方式。六四之后,美国连续几任总统,从老布什到克林顿到小布什到奥巴马,对中共实行的美国国策都是纵容了共产主义在中国的坐大,所以中共今天不可一世。世界上很多贫弱的国家跟中共的交往就是为了获得中共给它们的资金支持。而世界上很多发达国家跟中共的勾兑都是希望跟中共一起分一杯羹,分一杯中共榨取人民血汗的“羹”。

为什么六四三十年(后)这个暴政都除不了?一是来自于中共经济的强大,通过经济渗透全球,捆绑了世界各国经济和贸易。另外一个(原因)是由于中共的极速富裕,大量的贪官感觉到财产不够安全,他们知道中共这个邪党有一天是坚持不下去的,所以上至中央政治局常委,下至中共省部级县市级官员,纷纷把自己的家人老婆孩子小三以及存款,统统输送到西方。输送到西方干什么?就是为他们自己老老早早地准备好后花园。一旦中共形势有变化,他们就可以逃跑。

那么也就看到,改革开放,中美建交40年之后,尤其是中共加入WTO之后,全球已经涌现了大量的中国富裕人群进入欧美的发达国家,加拿大也不例外。加拿大澳大利亚,美国和欧洲主要发达国家是中共大小官员主要安家的后花园。

到了这时候我们可以看到,海外的华人已经有几百上千万。这些人都不需要翻墙。这些人根本没有防火墙的阻碍,但是他们并不关心中国的命运和政治,甚至很多人都成为中共大使馆御用的为中共歌功颂德的小粉红。这(其中的)原因很多人都跟我讨论过,“为什么当年孙中山在推翻满清专制的时候,海外华人都支持他们;而今天的海外华人根本不支持民主力量?根本不希望结束中共的暴政呢?”

这也是我们再次回答:六四为什么三十年周年,中共缘何不倒呢?海外的华人为什么就不能像一百多年前孙中山那时的华人一样来支持民主力量,推翻中共专制暴政呢?我们要看到,这里面是两个历史原因。

孙中山当年在海外领导抗击清王朝,反抗专制的革命的时候,他所面对的华人基本上都是从中国大陆逃亡出来的渔工啊,铁路工人啊,在海外干着苦活的最普通基层的华工。这些人在海外,心里念着他们的家乡,受到各种文明和民主自由的洗礼之后,他们很希望自己所在的家乡,也就是中国,也能够打破专制,建立民主。所以,孙中山在海外推行结束中国专制,铲除大清王朝的革命活动时,受到海外华侨极大的支持。

孙中山在海外很大的出人出力的情况下,甚至有黄花岗72烈士到中国跟着孙中山一起抛头颅洒热血,用自己的生命来换取推翻清王朝专制的过程中,最终大清王朝灰飞烟灭。

而今天我们可以看到,海外绝大部分的华人,尤其是在中共进入WTO以后,大量地通过各种方式移民到海外的华人,他们绝大部分是中共(体制)的既得利益者,受益者。因为他们是受益者,所以他们要维护这个政权,维护这个利益,反对任何民主革命,反对任何改变专制制度的革命运动,反对共产党有可能被你们推翻。他们要保护共产党这个腐朽专制的政权,因为保护共产党的政权就是保护他们自己的利益。这是指海外华人群体。

那么我们再谈当年六四我的那些同学们。当年六四我们走上街头,参与六四革命的从全国来讲有几百上千万。这些人基本上都是社会精英,他们在参加六四活动中奉献了自己的热血和青春。中共用坦克车机关枪在天安门广场无情地绞杀了大量的北京学生和市民之后,中国陷入一片白色恐怖。有很多学生回到学校以后受到查处。这些学生在毕业以后很多人受到中共政治上的限制和打击。

很多同学比方说毕业后的分配啊,有的同学受到劳教啊,有的同学被中共抓去坐牢啊。在这种情况下,有很多同学是这场运动的受害者;更多的同学即使没有受到组织上经济上或司法上的打击,但是毕业之后他们的心里很恐慌,因为中共在六四之后是完全对高校展开了对学生的白色恐怖活动。

92年邓小平开始南巡。他为什么南巡?因为邓小平很清楚,在跟儿女的交谈中,问过儿女这么一个问题:“为什么学生要造我们的反?为什么学生要共产党下台?” 邓小平的疑问跟当年蒋经国在纽约被黄文雄打了一枪以后,也问过马英九。马英九当时是蒋经国的秘书。他问马英九:“为什么台湾人民要杀我们,向我开枪,对我有那么大的仇恨?”  

邓小平提的问题跟当年蒋经国提的问题一样。台湾的马英九也好,台湾人也好,已经给了蒋经国一个现成的答案,就是说“如果你没有推行台湾的民主,如果你继续坚持蒋家两蒋王朝的专制体制,人民有一天还会对你开枪。” 

所以,蒋经国就顺大势而为,最终按他讲的,用专制的方式结束了专制,台湾走向了民主!

这个历史离邓小平一点都不远。邓小平和蒋经国曾经是苏联留学时的同学。邓小平很了解蒋经国的这段历史,所以他也问过他的儿女们:“为什么人民反对我们?” 他的儿女给邓小平一个答案:“所有参与这次民主运动的都是社会精英。” 但是,社会精英在中共统治到九十年代的时候,中国的社会精英都贫穷。他们基本上没有什么“精英地位”的。即没有政治地位,也没有经济地位。他们对这个国家有一腔热血和激情,但是这个国家没有相应的政治和经济上应该给予他们的地位。

邓小平想通了。他很清楚,对于这些人如果收买,精英们是很容易(被收买)的。所以92年南巡以后,邓小平就要求精英们下海,让大量的社会精英知识精英,机关里面的年轻干部,让你们下海挣钱发财。中共选择用利益来拉拢和勾兑你们。当你们的利益勾兑时,你们就会为了维护利益来维护这个政党。

大量的当年六四同学,大量的参与这场民主运动的精英们,做了跟黑暗和解的事。他们选择了跟黑暗和解。 复旦大学一个女教授叫陈果在网上有一段视频,我不知道在座的各位是不是都看过。陈果就说过,要选择跟黑暗和解。“一旦你选择跟黑暗和解,黑暗就没那么黑了。” 中共就推行了这个“黑暗和解论”。

我可以讲,六四之后,绝大部分的精英堕落了。他们选择了跟黑暗和解。所以你今天可以看到,给中共充当鹰犬的很多人都是当年六四的学生。比方说孔庆东。比方说胡锡进。他们都是当年的六四学生,都是当时的热血青年。但是今天他们就是中共的鹰犬,因为他们已经是中共这个体制的既得利益者。这些人今天早已忘记了他们当年为理想所做的奉献,献出的青春。他们也早已忘记了倒在天安门广场的亡魂。

所以,这是为什么六四三十周年中共暴政不倒的基本原因;也就是中共对当年愿意推翻反对它的这些精英们进行了收买。那么,是不是全部收买呢?不可能。

我们中国有14亿人,共产党不可能把每一个人都买掉。但是,我们这个社会推动进步的精英太少了!

有很多人看了我的节目,因为我在YouTube上开了自媒体频道叫“建民论推墙”。我相信在座的很多朋友都看过我的节目。我在节目里经常说,我们绝对不要有那种幻想,就是中国一旦实现民主进步,铲除专政制度,我们全民觉醒了!当全民觉醒了,共产党就灰飞烟灭啦!

这种想法太幼稚了。一个社会的进步绝不是“全民觉醒”。这个国家90%以上的人都是普通大众,他们是跟着精英走的。精英们今天给他们规划的是民主道路,是自由大道,他们(大众)会跟着你走上去的。如果你今天给他规划的是像共产党一样残暴的专政制度,他们也走上去了。

所以,一个社会的进步绝不是全民觉醒,而是精英们要有担当!精英们要在整个国家社会处于最危难的时候,敢于挑起社会的重担,能够奉献青春,奉献热血,能够跟中共这个专制制度死拼到底!

我们现在缺少的就是这些人。虽然有这些人,数量还不够。数量有多少?有人讲1% — 远远不要1%!中国有14亿人,1%就是1400万。我们根本不需要那么多人。可以讲万分之一(就够了)。如果中国有万分之一,就是我们一万个人里头有一个人敢于担当,14亿人就会有14万人!14万人敢于在中国的街头,敢于在中国的各个团队里面挑起重担,敢于跟共产党死磕,我们六四就不会再需要等待三十年!

我相信,随着美国对中国不断地外贸打击,把中国定义为“六四大屠杀”之后,全球都已经敲响了中国共产党的丧钟!只要我们在座的各位通过力所能及的方法去努力,只要中国所有立志推动中国民主进步的人,每一个人都能奉献你自己的力量,共产党离死亡就在旦夕之间!

演讲就到这里。谢谢大家!

添加评论

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