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民论推墙692》川普将了习近平的军,要求中共查拜登腐败,李嘉诚城头易帜,香港青年智勇双全,三人小组结网捕兽,十人大组群蜂蜇狗。

各位聽眾,各位觀眾,各位網友,

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0月3号。國殤日一過,中共對香港的報復和鎮壓就開始升級了。很多香港勇武派的朋友以及香港的民眾都有很多擔心。我在今天的節目里將會和大家探討一下勇武派怎麼改變一下我們的打法 – 我們不能用自己的胸膛去面對敵人的槍口。在今天的節目正式展開之前,先談幾個值得我们观察的新闻要点。

第一个就是川普总统正式提出要求中国对拜登进行调查。也就是在2009年,拜登的儿子跟随拜登访问中国的时候,有很多不为人知的一些幕后的腐败新闻。因为拜登的儿子一下子在中国拿到了15亿美元的贷款。大家都知道中国给钱,它不像过去那么愚蠢。因为西方国家的政要,你如果获得中国的钱款,你获得任何一笔的话都会被美国税务局调查,都会被美国的司法系统调查,美国的FBI调查。所以说明目张胆给钱,给了人家也不敢拿。那么怎么办?贷款嘛 — 你成立個公司我给你贷款。贷款是符合所有商业法则的。任何一个什麼FBI税务局都不会对贷款有任何疑议,因为你從中國銀行貸了錢以後做生意,这是合情合理嘛。全世界民主国家,世界经济走过那么多年,贷款这个行为是最简单最基本的行为。所以说中共就采取用贷款給你(錢)。问题是任何一個銀行的贷款都是要還的。你跟任何一個銀行貸款都是有利息的,需要还本付息的,而中共不用。中共的貸款也会假模假样给你安排一个利息,安排每年还多少,安排一共是多少年本息还清。这都是跟你假模假样做的合同。也就是说你一直是合作,那么我们就可以不要你还本也不要你還息。等到你要還本還息的時候,你可以借点钱还清了以後,我們把钱再贷给你。这是你在跟中国你是合作的状态。你不合作的話中共就翻臉。中共就跟你讲了:合同在这兒呢,还本付息!所以说中共就用这个办法就锁定世界上不知道多少政要。

拜登和他的兒子都是這個問題。拜登兒子謊稱自己公司只值400万美元;他在裡邊只有10%的股份,只有40萬美元。一個400萬美元的公司中共要給你15億美元的貸款嗎?有这个可能嗎?!所以川普總統现在就要求习近平,你给我调查拜登。習近平你查不查?习近平查吧,他非常担心万一查了,就把中共培养了那么多年的拜登,指望他明年2020年大選去当总统的,如果真查出来了,那个拜登总统还怎么当?或者当上了总统你不就意味着现在得罪人家拜登了嗎?所以查不是个事儿。但是不查?不查川普能放过你吗?中美贸易战你觉得怎么有可能过得去嗎?川普现在能放得过你吗?川普现在明的就是要调查拜登在中国的腐败行为。

习近平你不查不仅是得罪川普,也会让世界上所有的国家都看到你习近平讲来讲去的“反腐”,不过是你为了打击異己的反腐,你不是真的反腐。你现在拜登儿子在你们国家这些腐败是谁造成的?是哪个官员给他受益?怎么安排这个合同的?這個官員和他背後有沒有個人利益?哪怕沒有個人利益,為什麼要給拜登的兒子15億美金的貸款?你說說清楚啊!你習近平查不查?習近平你不查,民主黨現在彈劾川普,這口氣他還出不了呢。他正準備用你中國調查的这些材料讓民主黨知道,你们彈劾是沒有依據;而我现在要調查拜登的,中國已經把拜登所有的腐敗資料全拿來了。所以說川普現在要你習近平查。习近平现在是查也不是,不查也不是。也就是川普现在將了習近平一軍。

对拜登的调查实际上就川普再一次捏住了民主黨的軟肋,捏住了拜登父子的软肋,同时也捏住了习近平的软肋。你配不配合美国调查吧?拜登父子这个腐败是不是很明确的?如果你说拜登没有腐败,你至少要把調查報告拿出来,让我们认为拜登在你们中国没有腐败,这15亿美金给他贷款贷得非常正确,屬於合法的商业贷款。他按時還本,按時還息,你把材料拿出來嘛!習近平敢不敢拿?習近平一拿就會涉及到很多內幕。他是不敢拿的。不敢(拿)你就得罪川普。得罪川普你就別想在川普現在這一任上面,在目前的中美贸易谈判里面,你能够讨好到川普的认可。而且川普很可能因為這件事對中國下更大的狠手。因為現在民主黨要彈劾川普嘛。你中共都是配合民主黨要把川普的位子搞掉。川普想想,我真要被你搞掉的話,我還剩這麼一年多的任期,我會在任內放得過你中國嗎?所以川普現在要求中共調查拜登父子的腐敗是大大地將了中共的軍。習近平現在可以講是坐立不安,不知道怎麼辦好。

 

至于中共接不接招,川普要求调查拜登父子在中國的腐敗案最终有什麼进展,我们會根據事情的發展,後面來跟蹤。

那么今天再讲我们观察的第二個問題,就是李嘉誠。 中共這次要求香港的富豪向中共獻地。四大家族的另外三个家族都獻了,李嘉誠表示不跟進。他地不獻。第二個李嘉誠的表現是什麼?這次十一大慶,中共是給李嘉誠發了邀請函的。李嘉誠表示身體不好,不去!第三個是,李嘉誠直接在香港他的長江廣場直接把动作做给你看!我们都知道很多企业都有三个旗杆。你比方说,我们加州都是三个旗杆。隨便哪一個再大的企业,你苹果公司,Facebook公司,都有三个旗杆。三个旗杆,第1个旗杆挂的是美国国旗。第2个是挂在我们加州的这个州旗。第3个是挂个企业的旗幟。苹果就挂苹果公司的旗,谷歌就挂谷歌公司的旗, Facebook就掛Facebook公司的旗。长江实业也是这样。也就是李嘉誠他的那个长江总部门口也是三个旗杆。一个是挂到中共的国旗,一个是挂的香港的區旗,第3个是挂个长江实业他自己企业的旗幟。但是李嘉诚就在这一次國殤日之后,李嘉诚把三个旗幟全挂的他自己长江實業的旗幟,把區旗也拿掉了,把国旗也拿掉了。

這是李嘉誠表明他自己的立場,不再跟你模棱兩可。我告訴你,李嘉誠是個商業嗅覺极其敏感的人。而商業嗅覺敏感首先是來自政治嗅覺的敏感。一個人政治嗅覺不敏感,尤其在中国跟中共打交道,政治嗅覺不敏感的人是當不好商人的。所以李嘉诚的政治嗅觉是相当敏锐的!為什麼李嘉誠能夠在早幾年習近平剛剛就任,還在雙方關係非常良好的情況下,李嘉誠就開始大量地把在中國的資產全部撤出來,而且不光是全部撤回香港,最重要是包括香港的资产要撤到英國撤到加拿大和美國去。在中国大陆不留資產,香港也不留什麼資產。這就是李嘉誠的高明。

李嘉誠這麼多年在商場上的摸爬滾打,對中共政治制度透彻的了解,李嘉誠絕不是那種可以把自己的身家性命拿來跟你中共豪賭的人。你想想張子強嘛!張子強當年跟李嘉誠要十個億,李嘉誠二話不說馬上給錢。因為李嘉誠很清楚,跟張子強這種亡命之徒用自己兒子的命去拼是不值得的。錢對於李嘉誠不算什麼,十個億不算什麼。但是兒子的命比什麼都重要!所以李嘉誠是絕對不會把自己身家性命(拿)去賭的。連張子強他都不賭,他敢跟共產黨賭吗?共产党是一千個一萬個張子強!所以,李嘉誠毫不猶豫跟你共產黨不玩,能夠準確地從中國大陸撤出來。他之所以現在能表明這麼嚴正的立場,能夠地不獻,到北京不去,把長江實業門口的旗幟換成我自己企業的旗幟,把你那个中共的國旗拿掉,把香港的區旗拿掉,這就表明他的立場:不跟中共同流合污。

為什麼?李嘉誠為什麼現在敢得罪中共?我告訴你,准确一点讲,是李嘉誠已經看清了国际形势,看清了中共的结局。你相信李嘉誠這个人的判断绝对不会错!他已经看到中共即將滅亡,他已经看到国际局势放在这里:中共滅亡,香港人民民主战胜邪恶是一定的。所以李嘉誠才会把宝押在民主上,才会把寶押在香港人民反抗上,才会把寶順應到世界民主形勢上。所以李嘉诚都选择了,你还等什麼?!

好,簡單介紹了川普,介紹了李嘉誠的態度,我們順便說一下孟晚舟。我可以這樣講,愛國是一門好生意。10月1號的時候,加拿大法庭對孟晚舟继续进行了审理。孟晚舟在10月1号这一天,她穿着一身红色的连衣裙出庭,身上依然背的是她那个名牌的爱马仕包,脚上的这个电子遥控也格外地引人注目。好莱坞明星出场都没有孟晚舟那麼有派頭。以前都是那个不要脸的李小琳,动不动要给全国人民建道德档案。李小琳在什麼场合出来都喜欢一身名牌,招摇得很。现在一个在被美国马上要引渡的这么一个犯人孟晚舟都得到风光出名的机会了。所以她现在每次出法庭,跟好莱坞去领大奖是一样的,牛逼得很!所以她临从家里面出门去法庭的路上,对媒体说,无论她在哪里,她的心都是向著祖国的;她就希望祖国的伟大和统一;她有无穷的动力,就是祖国给她的。所以说她进入法庭的时候神情自若。她稱“祖国母亲相当地强大。”我不知道,你的母亲是祖国,那么你的父亲是谁?是不是不是任正非了?所以說孟晚舟的這種混乱,她个人的精神錯亂都来自于她的“爱国情怀”。

“愛國”是非常好的一門生意。在中國,無論你做什麼壞事,再怎麼流氓,再怎麼被正義文明審判和打擊,你只要把“愛國”掛在嘴邊就行了。孟晚舟就是這裡面最好的例子。

中共一直在忙著它這個七十年的十一大慶。在这个大庆期间,中共把所有事都撂下来,先保证它这个大庆,保证習近平要过一把“閱兵癮”,但同时对香港问题他们早就有部署。也就是已经过了十一节以后,他们对香港就肯定要对镇压有所升级。对中国在海外布局的那么多的破坏活动,对撐香港反送中的各地全球各地的民主活动的破坏,台湾率先做出了反应。台湾政府首次表态:凡是涉及在台湾违规违法的大陆来的观光客,大陆来的学生,他们就不可以再进入台湾了。

台湾的立法会委员叫王定宇,他10月2号在立法院质询台湾主管出入境事务的移民署的署长叫丁豐光。他对台湾多所大学自发性设立聲援香港的連儂墻近來直接遭到中國大陸學生的破壞和大陸觀光遊客的破壞撕毀這件事,他質問台灣移民署的署長邱豐光,“你对大陆学生和大陆游客发生的撕毀連儂墻,以及对台湾学生和香港学生的这种暴力,你对这个问题你打算怎么处理?”这个移民署长邱豐光当时就说“如果經举报我们查實有违规违法,那我們一定把這個人驅逐,就不会再让他再进来了。”他主要指的是学生的签证,他是每到寒假就要回去的。下次再来时候他还要持这个学生簽證再来。他的意思是指,这些学生如果在台湾撕毁了連儂墻或者是殴打了香港學生,這部分大陸學生,他們這次寒假回去以後就不会让他再來。

立法委員王定宇接著問邱豐光:“大陆学生去打人家香港学生,去拆人家的連儂墻,不仅仅是去拆,还去贴上五星红旗,人家香港學生台湾學生现在去餐厅吃饭,他们还对人家潑茶,罵人家香港人。如果这个人寒假離境,那麼你移民署還能不能让他再来?” 移民署長邱豐光当庭回答:“我们经过聯審會的審查,是不会同意这样的大陆的学生再次进入台湾的。”那么這個話音一落,马上媒体就把这个案例放在这个移民署署長邱豐光面前了。台灣清華大學的連儂墻在9月30号,有一个撑着伞的女生把这个連儂墻撕毁了。经过清华大学的学生报警,最终新竹市警方调阅了监控,然后发现撕毀連儂墻是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一个姓刘的女生。现在这个姓刘的女生的情况已经查实了,就看邱豐光怎么做了。这个姓刘的女生是不是立即迅速回大陆而且不可以再到台湾来?那就看你邱豐光有沒有兌現了。

实际上中共在香港就是十一之前保持一个高压的态势,但是不敢过分去触碰港民。他们不希望矛盾过分升级,影响他们大慶,影响习近平阅兵的心情。 但是到10月1號那一天,實際上香港警察已經放寬了使用槍械的規矩。他們對警察放寬了規則,告訴香港警察:“你认为你认为危险,不管对方持什麼武器,你就可以开枪。”,在这种情况下所以才发生了,10月1連着有6发实弹被打出。其中有一个叫杜威的警察,直接打中了一个中学生胸膛,擊中了。所以说这个事件的發生,都跟中共布置的一过十一以后,镇压就要升级(有關)。因此林鄭月娥回到香港以後,馬上香港特區政府就打算启用《紧急法》。

按照《紧急法》所赋予的这个权利,他们准备马上就颁布《禁蒙面法》。这是在香港政府一过国庆以后就开始了大规模地提高了他们鎮壓的等级。网上盛傳一个帖子,香港警队协会的主席叫林志伟。林志伟说:“必要时候殺20万,保它20年的繁荣稳定。” 我不知道这个林志伟講这个话是真是假。当年六四王震就是这么说的。王震這個人這一輩子就沒幹過好事。他這輩子就乾了兩件事:要麼是殺人,要麼是嫖女人。中共剛剛建政的時候,王震是率领他的部队在新疆。王震在新疆杀人如麻。他杀人杀到什麼地步?他杀人杀到当地的新疆人哪一家小孩子哭了,大人就告诉孩子:“别哭了,再哭了王震就來啦!” 孩子一听这话立马就不哭了。

所以说香港现在再出现一个林志伟说这样的话,你结合这次10月1号像杜威这样的警察随意开枪,你就不能认为这是空穴来风。林志偉特意发出声明要求政府發出宵禁令,会引用《緊急法》,林志伟那么愿意去推动这个什麼《緊急法》《宵禁令》,那么他说什麼“殺二十万保二十年繁榮穩定”,這種講法也就不奇怪了。

這兩天香港的(鎮壓)升級已經引起了國際社會的緊急關注。英国有55個議員已經聯署要求英國政府採取緊急行動,要求中共兌現《中英香港聯合聲明》。但是香港的法制最近這段時間已經破壞得很厲害。你看看香港法制現在的破壞,你就知道這個林志偉為什麼要說“殺二十万保二十年繁榮穩定”的話了。你就知道这个答案了。 杜威10月1號開槍擊中這個少年的胸膛才僅僅幾個小時,香港警务处处长卢伟聪已经把这个涉事警员的这个责任推得一乾二淨。他断定警员的做法是合理合法的,連最基本的需要时间去了解事情的经过和进行一个调查的这种搪塞,盧偉聰都不要了。第一时间就把警务人员的责任和警员杀人的责任马上就推卸到这个邪恶制度上 — 有制度来保护嘛。所以说,说来说去香港已经墮落。香港已经被中共这个邪惡政政权保护,所以警方才鼓励警员开枪,鼓励他们杀人。

被惡警杜威打中胸膛的那个曾智健,他当时那个手里拿的是一个细细的塑料管,还有一个游泳用的一塊滑水板,这就是警务处处长盧偉聰说的“貼近警员的一个對他有伤害的武器”吗?一個塑料管有那么大的伤害能力嗎?一个滑水板有那么大的伤害能力吗?而面对一个持塑料管的一个中学生,你们就居然可以開槍?!

我觉得開槍的這個杜威是個豬腦子。我希望所有香港的这些警察一定要想想,你能不能開槍?你現在開槍所面對的都是你香港的父老鄉親。尤其是警察,你在香港是有家族有家人有孩子的!你这种开枪行为你对孩子会造成将来多大的風險哪? 你跟六四能比嗎?当年中共六四開槍那時候没有互聯網,信息很不发达,而且绝大多数执行六四屠杀任务那些士兵都来自大陆落后的农村。中共替他们這些六四劊子手保密啊。所以说,中共就要隐瞒这个事实。大家就不知道六四的劊子手,這些士兵們他们都来自哪里叫什麼名字。而且这些人也知道自己罪恶深重—六四30年以后你看到哪一个当年屠杀64年的那些战士,那些士兵,那些军官,敢站出來說:“就是老子殺的!老子當年就這麼乾的!” 你看哪一個?沒有一個人敢!都知道那是罪惡深重。所以說六四,中共當年儘管有那麼多士兵參與了屠殺,但是他們可以掩蓋住。

今天就不一樣了。香港就不一样了。香港是信息化極為发达的国际都市。开枪的警察和被他打伤打死的那些人,生活在香港这个大都市里面,都生活在香港的普通社区里面。每一个警察,你的太太,你的家属,你的儿女,大家彼此之間都认识。一旦結為死仇,你觉得受難者家屬你放得过你的家人吗?放得過你的孩子嗎?當你的孩子走到學校的時候,所有的同學都說:“他就是劊子手的兒子!” 你覺得你的孩子心理上要承受多大的壓力啊? 所以香港的警察你真是豬腦子!你現在對父老鄉親開槍,你有沒有考慮過開槍之後給你全家造成的惡果是多麼地嚴重,給你兒女帶來深重的災難,要幾輩子才償還得了你的血債嗎?!

那些心理邪惡幫助共產黨為虎作倀的人心里很清楚,要不何君堯會提出“要把警察的家屬兒女送到大陆去”。還有那個光頭警長動不動想著要把老婆孩子送到大陸去。送到大陸的結果我們大家不知道嗎?沒人攔著你光頭警長 – 趕緊去啊!首长家缺保姆,你老婆用得上。山东大学缺女學伴,你女兒去啊,非洲同学在等著你呢!所以说,何君堯光頭警長知道他們罪孽深重,要把他们老婆孩子往大陸轉移。哪怕老婆孩子到大陆接受共產主義教育,他们也怕在香港面对正義的審判。

而中共在国庆之后,不断在香港叫囂著要提高对香港鎮壓的等级,很多香港人比较担忧。我可以明确讲,习近平现在目前是不敢把坦克政治机关槍开到香港街頭的。派出军队像六四那樣大规模的这种屠殺,习近平今天做不到。他做不到,是因为国际社会对他有警告。美国也好,英国也好,已经严正地警告了习近平,你不能乱来。和八九六四不一样。很多人都觉得八九六四能開槍,今天也能开槍。我告诉你,八九六四的枪开得了,就是因为当时的老布什总统对邓小平的一种默许。他對鄧小平在天安門廣場製造戒嚴的事情不但沒有去制止和指責,而且相反,跟鄧小平講:“我們會理解的。我們中美關係會搞好的。我有数的。即使是制裁,我也不過是做給大家看。完了以後我會跟你修好關係的。” 所以布什不斷給鄧小平釋放的(信息是)美國人不會管,這件事我們想怎麼幹就怎麼幹,所以鄧小平才可以悍然痛下殺手。

而今天,习近平想做這個事還沒做呢,美國和英國不斷地警告習近平:你動動試試看?你要敢在香港動手的話,你習近平要考慮是不是共產黨要立馬完蛋。所以習近平现在不敢冒着共产党完蛋的这个风险到香港去动殺戒。但是他在香港,不出动军队不代表他就没办法。也就是说,劊子手他要制服香港要镇压香港,他不一定都用军队用坦克这机关枪的方式。他会改换一个方式。他用大量的警察,超出正常警务的这种方式,对香港市民的殴打屠殺,他同样是达到鎮壓的目的呀。

所以香港民眾現在要改换打法。因为在目前这种情况下,應用我们肉體跟他們扛,你看,那个年轻的中学生不就被杜威一枪打中了胸膛吗?你不過拿一个塑料管,他就用枪!所以在这种情况下,用我们的身体来跟他的槍去博,你是博不過他的。

可以这样讲,人一生是要有点经历的。绝大多数人一辈子都是碌碌无为的。吴建民多少是经历了六四。今天的香港年轻人,你们经历了你們一生最辉煌的年代,所以不能辜负!現在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無論從規模從智慧從鬥爭,還是香港人民眾志成城的能力,都已經遠遠超過了我們六四。但是,中共屠殺和鎮壓的政策是不会变的。所以在目前来讲,已经进行到100多天以後,香港的“反送中运动”要改變戰術,改變打法。香港的勇武派完全可以結成各個戰鬥小組。经过100多天的战斗,你们彼此之间应该找到你们能夠認可,互相认为可以出生入死的戰友了。35個人一個小組,完全可以採取結網捕獸,群蜂蟄狗的反抗戰術。有目标地行动。

尤其是对那些黑警黑議員黑政府官员,中共在后台的那些幕后指挥员,还有像杜威这样的劊子手,到了应该让他们害怕的时候!恐惧不能永远是留给人民的!眼睛打瞎的現在不是一个女生。最近有一个印尼的女记者,她的眼睛已经永久失明。子弹擊中我们中學生的胸膛,这个血不能白流!一次行动可以讲比十次抗議都有效。

当年纳粹对犹太人灭绝种族的屠杀。當時生活在捷克和波兰的这些地下组织,地下的反抗小组,他们只有两三个人。他们这个两三个人裡面一個女生两个男生。这一个三人行动小组,他们知道他们没有本事跟党卫军干,跟纳粹正面地干。他们打不过他们。但是他们这个战斗小组就是专门瞄准那些党卫军和納粹黑頭目,那些對猶太人種族滅絕的劊子手,對他們的家裡人下手。 他们幾次下手都全部成功!他們每一次的成功都給黨衛軍及其黨首造成心理上極大的震撼。而且有一次他們已經襲擊到黨衛軍劊子手本人,直接驚動了所有劊子手的團隊。他們當時就嚇傻了,覺得後防出問題了。你要知道血债是必然要用血來償的!納粹德國種族滅絕人家猶太人,就不可能逃脫人民對你的反抗。

我香港的一個小兄弟一直跟我有私信交流。他告诉我,当他看到他的同学,他的战友被警察被那些恶警殴打,以及看到那个年轻的中学生被子弹击中胸膛的时候,他悲憤難忍!他为自己不能保护他的朋友,保护他的同学,保护這個小兄弟,感觉到十分忧伤。他甚至想过要去自杀。他跟我做过交流。我告诉他:“你千万不要这样做!你为什麼要自杀?你的血能唤醒他们吗?你以为你自杀了以后就能够惊醒他们吗?你的血是喚不醒他們的。只有他们的血才能教训他们!你干嘛要去自杀?” 真的。我们要保护我们自己,我们绝不能死!即使是要死也是跟他们一起去死。因为你的死是很無謂的。你的战友们只会忧伤。而你的死无论是特区政府,中共政府,还是那些恶警,他们心里面不會有一絲一毫的愧疚想法。相反,他們認为你死了活该。所以你为要这样去做?

坚决不能死!我們坚决要保存自己!我們的目的不是要跟他们一起去死。我们的目的是要他們死,我們不死。消滅他們才是我們現在的目的。作為勇武派來講,應該要改變自己的打法,要有自己的目標。要能夠讓他們感到恐懼,而不是把恐懼留給人民。同時,我們絕對不要去死。不要隨隨便便用自己生命去博,因為你的血他們一點都不在惜。只有當他們流血了他们才知道害怕,才知道恐懼。在現在這個狀態下,持的什麼塑料管滑水板都会被警察開槍打中胸膛,這時候我們就要考慮不能够用自己的肉體去博他们的枪口。因为你對付不了他们强大的專政機器,對付不了他們的槍口。因此,我們一定要轉換打法,要让他们感觉到恐惧。

怎么让他们感觉到恐惧?方法多得很!我觉得香港的年轻人你们有絕對的智慧。應該讓這些劊子手,讓香港政府這些黑警黑議員黑社會,讓他們知道對人民作惡是需要付出代價的。那個杜威的現在不是每天都有大量的香港民眾去看望他老婆嗎?看望他老婆的結果是什麼? 很可能就他老婆那個香奈兒店点就会把她辭退下崗,讓她回家。 為什麼要回家?是因為你丈夫是兇手,我们这个企業不能用一個兇手的老婆。那么他的老婆你觉得香港還有哪個企業會用她嗎?像他的老婆和他的孩子就必然要为他做劊子手付出代价。就是這麼簡單!

因为你给香港民众造成的血債,绝不简简单单说现在你一枪打完就算了。没有那麼簡單。這個政權可以庇護你,除非把你老婆孩子送到中國大陸去。送到共產黨那兒去,共產黨并不一定是庇護你。你到了共產黨哪裡,你受到的欺壓比你在香港受到的欺壓要多得多,只是今天你還沒有看到。我告诉你,何君堯也好,这个光头警长也好,林鄭月娥也好,他们如果敢把家人都送回中國大陸,將來他們兒女會痛恨他們,清算他們,将来他們心裡背負的巨大血債,即使他們能逃脫香港人民對他們的清算,也逃脫不了兒女對他們的清算。跑不掉的!

中共縱容你們作惡,實際上是把你們当炮灰。他从来不會保護你。而這些炮灰们在响应着中共號召的時候,他们根本不考慮家人子女的安危,不考慮他們作惡以後給家人子女将来带来多大的痛苦,根本沒有看到中共建政70年來給中國大陸帶來的斑斑血跡。因为两岸的隔離,中國和香港政治制度的不一樣,所以香港和台灣現在是享受著民主制度。只是中共現在要改變香港,剝奪香港的民主制度。中共在十一的時候,大言不慚地要統一台灣,征服香港澳門,要把香港澳门台灣都變成大一統,中共統治下的血腥的紅色魔窟。哪有那么简单???台湾會讓它嗎?

台灣是民主國家。你看看世界上還有哪一個地區有自己的軍隊自己的政府,還要等著你中國大陸來“統一”? 哪有那麼簡單的事啊?!台灣陸委會的發言人邱垂正明確指出,中华民国作为主权国家迄今已經有100多年。在台湾实现民主體制,繁榮發展,也已經走過30多年的道路。中共当局,你必须要认清国际现实。台湾从来就不是你中华人民共和國成立以来任何时刻的一部分。“一国两制”不是两岸关系的处理方案,更不适用于台湾。香港的失败就已经擺在這裡了。世界上你还能找到有哪一个想独立还独立不了的,还有自己军事单位,还有自己政府,还有自己庞大军事力量,并且受到美国保护的这个地区?所以台湾如果真的要跟你中共讲独立的话,是你中共把它逼独立的!台湾现在没有这样去做。

香港人也没有谈过自己要独立的路。香港只是要求你中共落实“一国两制”,落實人家港人治港,落實人家香港的民主制度。人家100多年的民主制度,民主實踐,香港人民他们很繁荣。你中共現在要破坏,香港的年轻人能讓嗎?!中共現在認為国民党有不少它的代理人,中共就讓這些人把台灣國民黨的黨部,很多高層人士已經染紅了。我不知道國民黨的子孫們你们有没有记住你們当年的祖輩是怎麼被共产党羞辱,被共產黨殺害,被共產黨趕到台灣去的?喜欢中国是你们的自由,但是去了中国就没有你们的自由了!你看看你们的祖辈,看看我们國民党的先輩曾经为了民主自由奉献了多少鮮血和生命?但是共产党残酷地扼殺了中華民國政府,所以中华民国政府到了台湾以后,经过几十年发展,台灣现在已经有30多年民主发展的历史。台湾现在已经建立了良好的民主发展制度。台湾的民主制度就是未来中国大陆执行民主的一个样板。所以,保护台湾,保护香港是每一个中国,每一个中国人神聖的責任。在今天我們只有團結好台灣,團結好香港,團結好澳門,才能共同剷除共產主義,把共產主義這個这个邪恶的体制从地球上消灭!

今天的节目就做到这里。谢谢大家!

添加评论

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