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民论推墙733》为什么警方要连续2天进攻香港中文大学?碧秋楼究竟能控制着香港什么命脉?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

 

大家好! 今天是2019年11月13号,今天我们的节目的重点是谈11月12号香港中文大学受到警方密集攻击,中大学生和警方整整战斗了两天这个烽火连天的场面。

 

香港的话题为什么我天天要谈?很多朋友都跟我说“现在香港问题大家是“审美疲劳” – 你看别的人家都不谈,你的收视率急剧下降你没看到吗?” 我不在乎什么“收视率”。我不追求这个收视率。人家告诉我:“別的人都在谈国内的经济,谈物价的上涨,谈人民币的超发。有的很多时政评论都在谈共产党内部高层的内斗,谈宮廷之间的斗争,谈共产党里面的高级人物怎么调整他們的官位。很多时政评论的频道都不再談香港問題。而你現在收視率下降,為什麼還盯著香港問題去談?” 我要告诉大家:我不在乎什麼收視率下降不下降的问题。我就是要谈这个香港问题,因为香港在国际上现在就是一個新的柏林。對於中國來講,它就是一個新的“六四之戰”。

 

可以讲,建民作为一个六四人对香港问题的关注,就是关注我们中华民族的命运,因为这么多年来,中国就从来没经历过这么大一个反抗的群体,持续地跟中共这个中央政权反抗。而香港,我认为是养好中共的最后一根稻草,所以香港問題只要在没有结束之前我都会来谈。因为香港问题无论是我建民作为一个时政评论员还是作为我当年的一个六四人,是我的一份责任和良心。

 

香港問題为什么如此焦心?你去看一看11月12号中大的现场。我放一张图片给大家看看 – 如果你觉得你自己没有生在那个时代,没有参加过二战的诺曼底登陆,那么你就去看一看昨天晚上中大的现场;如果你當年沒有幸參加中國的淞滬會戰南京保衛戰,那麼你去看一看昨天晚上中大的現場。如果你當時沒有身在六四現場,沒有在天安門廣場親身感受中國軍隊和坦克車机关枪屠杀人民的场面,那么你看昨天晚上11月12号中大的现场。可以讲整个中大现场,你用“炮火连天”,“硝烟弥漫”来形容是一点都不过分的!

 

为什么中大學生要死死抵抗香港警方的進攻呢?香港警方用了兩天時間希望攻下中大 – 他們為什麼要攻下中大呢?這個問題我馬上來解釋。我先跟大家回忆一下昨天中大現場警方多次失约多次違約,导致香港中大学生里面付出的不断流血的代價。昨天在两天的中大学生守护中大校园的現場,學生們一共付出了六十多人受傷的代價,其中有好幾個人受了重傷。在這種情況下,香港警察不斷地對中大校園進攻。他们口口声声说要到中大校園里面去捉拿嫌疑人;而且香港警方的一个高级警司在香港一个新闻记者招待会上面,明确地说“没有法外之地!香港大学我们即使没有搜查令我们也可以進攻,可以到校园里面去抓捕任何人。”所以香港警察就是冒著没有搜查令的情況下也要衝入香港中文大學。為什麼?他們要去抓人! 中大學生死死守護著現場。

 

到了11月12號因為香港的“三罷活动”,也就是罷工罷課罷市,所以香港中大的學生連夜在凌晨時在學校裡設置了各种路障,因为第二天學校就要罢课,那么紧接着警方就不断地来骚扰和进攻。到了11月12号下午的4点达到了第1个高潮。中大學校公關處的處长叫张宏艳直接跟警方做了交流。跟警方交涉以后,和警方达成了第1次协议,就是说警方往后退,学生也往后退。大家不在二號橋这个地方发生激烈的争夺。张宏艳回來告訴學生以後,學生如約往後退。警方不僅沒有退,還大舉衝到了二號橋上面。在這種情況下,第一次會談就失敗了 ―― 警方違約。

 

學生們再次設置路障保護校園,保護二號橋不失守,甚至有學生強調:“如果警方再次違約,我們會炸毀二號橋!” 這是指第一次(談判)。

 

第二次與警方會談是在下午五點鐘以後,中大學校校長段崇智親自來到了現場。和警方經過交流以後,警方仍然和第一次一樣,願意和段校長約定,雙方都退到指定地點,然后双方不再发生激烈交戰。段校长在交涉过后,信以为真以为警方会这样做。他告诉了学生他交谈的结果。结果,警方再次进攻以后,段校長本人都吃了催淚彈,吃了防霧彈。所以段校长的斡旋又失败了。这是第二次(談判)。

 

到了第三次是晚上9:00以后,天已经完全黑了。这个时候已经是火光连天啊!学校的副校长吴基培很着急。他和一位立法会议员林卓廷两人又赶到现场再次和警方斡旋。但是他的斡旋很快又以警方再次失约宣布告终。这样,也就是第三次斡旋没有成功。

 

到第四次,也就是晚上十點鐘以後,中大原來的老校長沈祖堯先生(來到現場)。沈祖堯先生是個醫生,是英國皇家醫學院的院士,也是中國工程院的院士。沈校長帶著一個優秀的醫療隊趕到了中大。他親自到現場和警方進行斡旋。但是这次斡旋仍然以警方違約而失败告终。这样,警方就不断地去冲击中大。中大学生就死死守護著中大。直到第2天黎明静悄悄的時候,当所有的曙光升起的时候,中大學生那面寫著“光複雜香港,时代革命”的旗帜仍然高高招展!这就让我们看到了整个中大的现场。可以这样講,过去在电影上看到那些镜头,昨天晚上在中大已经全部看到了。中大学生为守护香港的自由,他们又战斗到了黎明。

 

整整一夜,建民夜不能寐。建民守候在台北,守候在互联网前面,观看了整个香港中文大学这一场香港学生为保卫自由而战,为保卫他们民族而战,争取整个中华民族人权而战的这场战斗。可以講,香港離台灣不遠,僅僅是一張機票的距離。台灣離香港更不遠,僅僅是一張選票的距離。就是為了這張選票,香港中大的學子們,香港的年輕人們,香港所有抗議中共暴政的勇士們,他們歷經五個多月的奮鬥,為這場運動付出了生命,奉獻了鮮血,奉獻了他們不屈的意志!它不值得我們守候,誰值得我們守候呢?!

為什麼警方一再要攻入香港中大?這裡面的核心原因就是香港中大有個“碧秋樓”。碧秋樓是整個香港的網絡中樞中心。中共是要求林鄭月娥務必在11月之前要拿下香港的網絡控制中心,互聯網中樞中心。它就設在中大碧秋樓。這個網絡中樞中心可以控制整个香港所有人的網絡信息。中共需要控制互聯網中心,拿下所有香港人的個人信息資料,中共都可以通過互聯網中樞中心對你的信息完全掌握。這樣就更有利於中共控制香港的反對派,尤其是他們想控制的校長老師公務員,和很多香港民主派立法會的議員,以及這次“反送中運動”中所有的參與骨幹和重要人物。中共控制這些人的目的除了加害于他們之外,就是中共做好了抓捕的準備。所以中共一定要控制這個網絡中心,而這個中心就在中文大學的碧秋樓。這是香港警察不惜代價用兩天時間死攻要拿下碧秋樓,拿下中大的最主要的原因。

 

之所以警方不斷地進攻中大的校園,除了要佔領碧秋樓,控制香港網絡中樞中心,還有個原因,就是香港警方不惜把暴力升級。其实大家都知道,所謂“香港警方”里面有大量大陸混進來的警員。中共把这些人派到香港去的主要任務就是刺激暴力,就是要暴力升级。中共要把香港的暴力升级是要達到很多目的的。把暴力升级除了可以欺騙国际社会,告诉国际社会,“你來看,香港正在發生大量的暴力行為!這種暴力行為的產生,你美國怎麼可能推動一个和平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案》呢?在暴力沒有制止的情況下怎麼能推動(法案)呢?”所以,這是他們欺騙國際社會的一個重要手段。同时,他们去欺骗中国广大普通草民。中国的老百姓绝大部分都是受共产党舆论导向的嘛! 在互联网上,在整个微博微信里面到处流传的都是共产党顛倒黑白颠倒事實的所有香港的各种画面。然后他们说导出的都是說那些香港的暴民怎麼去打警察殺警察,怎麼在社會上製造混亂…….他們把香港火光沖天的畫面說成是大學生刺殺警察,火燒警察,把它演變成一個顛倒黑白的事實。

 

共產黨本來就是搞暴力出身,從來都是希望把暴力擴大。你看,中央档案馆曾经公布过一个毛泽东当年在1959年公布的一个文件上面的一个批示。從这个文件的批示,你可以看出共产党那么多邪恶,共产党邪恶的根源在哪里。当时毛泽东这个批示是给共产党最高层幾個领导人的,是转给刘,周,陈毅,小平。也就是刘就是刘少奇,周就是周恩来,然后陈毅邓小平,毛泽东是把這個批示批给他们几个。然后批完了以后就要退給彭德怀同志。为什么退給彭德懷?因为这个批示是彭德懷作为国防部長报给毛泽东的。当时是针对1959年的西藏叛乱,国防部给毛泽东上报了这个文件,說西藏现在非常地混乱,现在我们怎么办?毛泽东就把他那个批示批給了刘少奇周恩来陳毅和鄧小平,然后退给彭德怀。他在批示上就这么几句话,说得很简单:“西藏越亂越好!可以鍛煉我們的軍隊,鍛煉我們的群眾,為將來在西藏平叛,为在西藏进行改革提供充分的政治借口。”他們要在西藏搞什麼政治改革?他在西藏的“改革”就是要把西藏人漢化,把整個西藏這個民族消滅掉,讓西藏人變為漢人,讓漢人統治西藏。

 

這实际上是毛泽东当时的政策,所以他就說“西藏越亂越好”。那麼你看看,毛澤東在西藏1959年,就是中国六十年前就在干這個事。當時中共建政才10年啊!毛澤東那時候的指導思想就是希望這個地區越亂越好,因為亂了以後他可以鍛煉軍隊。什麼叫“鍛煉軍隊”?亂了以後就派軍隊去打去殺,這就是“鍛煉軍隊”嘛!

 

然後,“亂了以後鍛煉基本群眾”,就是要當地的群眾去叛變家庭,叛變他們所處的教會,叛變他們所信仰的藏教,然後來投靠共產黨。這就叫“鍛煉基本群眾”。至於他是為了將來平叛進行政治改革,他的“平叛”就是你亂了我就有藉口,我就用軍隊鎮壓了。這是毛澤東在1959年的西藏就是這麼干的。

 

你觉得今年在香港不是这么干嗎?他们在香港就是“越亂越好”,因为乱了以后他们就可以(有)把军队派到香港鎮壓的借口,因为乱了以后他们就可以制造(假象)让国际社会认为想香港每一天都有暴力产生,所以说你们的《香港民主人權法案》在美国参议院就绝对不能通过!加上參議員裡邊又有共产党的內線麦康奈爾这个参议院多数党的领袖,赵小兰的丈夫,幫共产党死死地把著關,因为他现在不通过这个《香港民主人權法案》的借口就是香港有暴力产生了。而中共制造暴力很简单,中共每天主动制造暴力啊!

 

你看香港大学的这个暴力現場,警察打掉了多少發子彈???警察打掉的彈殼被中大學生搜集就有多少盆子都裝在這裡?而香港學生手無寸鐵,手上就舉著一把雨傘啊!你看過哪一個武器是雨傘啊?香港學生就憑著一把雨傘抵抗著煙霧彈,抵抗著警察槍彈的炮火。這個暴亂就是共產黨製造的!共產黨不惜把暴力做大,最終用暴力既阻擋了美國的《民主人权法案》,同時又在中國愚弄粉紅,愚弄中國的14億草民,讓他們讚賞鐮刀,說“把我大軍開過去,鐵騎開過去,把香港廢青壓死壓倒!” 中共就是要達到這樣最險惡的目的。為達到這個目的,中共不光是用香港本地的警察,而且從中國大陸派出了大量的軍警化妝成香港警察,混在香港警察隊伍里,對香港民眾大肆濫捕濫殺。

 

在中大校园的现场,在学生们和警察们互相激戰之后,学生们捡到了一只大陸的警棍。這隻警棍就明确地让我们知道这个进攻香港中大校园里面,香港警队里面有相当一部分警察是来自于中国大陆的。這隻警棍就是明确的证明。就让我们知道中共决心血洗香港,通过警察进行严刑峻法滥捕滥杀滥打的方式来镇压香港人民。它是一场没有坦克的机关枪出动正规军队的又一次六四。我相信,香港的警察應當不會執迷不悟。香港的警察,尤其年齡大一點的,都是受過英式高等教育的。即使是年輕一點的,他們在香港傳統的英式教育的氛圍中長大。他們進入警隊的時候,香港的警隊曾經是世界上最廉潔最優秀最高效的警隊。我相信這些警察不會不了解中共的野心。中共這樣血洗香港的目的是什麼?不就是為了強占香港,把野蠻的紅色專制滲透到香港控制香港嗎?中共要控制,你作為一個警察你不受中共控制嗎?!所以,香港警察應該很明白中共是企圖把專制權力擴散到香港。

 

第二个,為虎作倀的結果是什麼呢?你幫中共賣命的結果就是有一天中共卸磨殺驢。這一點香港警察,尤其是受過英式教育的警察,會看不清中共的想法嗎?你幫助中共為虎作倀的結果就是妻離子散,整個家族都會以你為恥。

 

香港的家庭和中国大陆家庭完全不一樣。中共解放軍有個將軍叫徐焰,他曾經總結過。他说“香港人壞,主要是家長壞。因為香港的家長基本上都是我们中共建设以后,50年代鎮壓,或是60年代和70年代两次逃港,因为贫穷大逃亡的里面的家长。这些家长跟中共都世代有仇,所以因为家长有仇,所以家长就教育他們的兒女。因此今天香港的年輕人壞主要是家長壞。”我觉得徐焰这个话讲得没錯。不是家长们壞,而是家长们記住了共产党的仇恨。因为这些家长们跟你共产党不是坏的問題,是血債血償的問題!是共产党那么多年对香港所有的家庭,香港几乎所有年纪大一點的,沒有哪一家没有留下共产党迫害的痕跡。

我們都知道寫武俠小說最知名的兩個作家,一個叫金庸,一個叫梁羽生。金庸的父親是被共產黨槍斃的。梁羽生的父親也是被共產黨槍斃的。金庸的父親被槍斃以後,金庸逃到了香港,在香港后来成为了作家。梁羽生就更可怕了,他完全是在共產黨的屠刀下撿回來的一條命。梁羽生當時聽說家裡在鬥地主,老家父親正在被揪斗,就從省城的學校赶回家乡来看望父亲,看家里面这个揪斗他父亲究竟怎么回事。结果因为过去的交通很差,他走了好多天眼看他快要到了家乡这个村的时候,他在鄰村看到他小学的同学。那个同学告诉他:“梁羽生你赶紧跑!你父亲已经被枪毙了!你回去以后作为狗崽子一定是被殺頭的!” 梁羽生听到这个话以后跑到了香港。如果没有這個同學提醒他,你就看不到日後梁羽生的武俠小說了。

 

像梁羽生和金庸這樣的人在香港比比皆是。只是這些家長都有血性。香港的优秀就在于香港家长的优秀。香港几代家长都告诉他们的兒女:“要记住共产党的血海深仇。要记住我们绝对不能被共产党所奴役。要记住我们絕對要反抗共产党的专制。” 所以说香港今天的年轻人都牢记他们家里面的血债,牢记共产党曾经给了他们附加的所有家族的血泪史。他们今天跟共产党的战斗,除了是为整个香港自由而战,为中华民族的人权而战,也是为他們家裡面世代血仇而戰!这就是香港今天的年轻人。

 

为什么香港年轻人现在是全世界素质最高的年轻人?,你看香港這些年轻人,星期六节假日他们就到街上面去为他们的自由而奋战。平时他们该上学上學,該上班上班。他们恢复一切香港正常的秩序。香港没有哪一天社会秩序是混乱的。他們除了禮拜六禮拜天和理非上街會有遊行罷工示威的場面,當然了,只要有警察打鬥,強行破壞和衝入人群的場面,就一定會有暴力產生。产生暴力的原因是来自于警察,而不是來自廣大學生。你看中大学生他们就守候在校园里面,没有到街上去。为什么警察要给他们连攻两天啊?警察就是為了拿下碧秋樓,拿下整個香港的網絡中樞。通过网络中心控制香港全部700多萬人。對每一個人的行蹤掌握以後,共產黨就是為了秋後算賬,抓捕香港人。所以香港中大師生誓死保衛碧秋樓就是這個道理。

 

而對比香港,中國大陸呢?你今天看到中國大陸有那麼多無恥的小粉紅在海外炫富,喊著“操你媽” ,喊著全世界最骯髒最下流口號的都是中國的富二代官二代和中國的富三代。你覺得這些人   之所以骯髒落後,原因來自哪裡?原因來自他們的父母!中國今天的小粉紅年輕人墮落以及一切的腐爛不是孩子們的錯。孩子們是有錯,但他們的錯來自於他們的家長。我們大家都知道,在中國大陸,所有孩子受到的教育第一個人是谁啊?孩子的第一個老师就是家长。家长怎么教育孩子的,你孩子就会学什么。因为现在中國年轻的孩子他们受到家长的教育,家长教他们都是怎么攀比富貴,教他们怎么及时行乐,怎么坑蒙拐骗,怎么出人头地。有几个家长会教導孩子:“你们去為真民主,真自由,為国家的民主人權去奉献?” 有哪一个家長(這麼教)?可以讲,今天中國只要五十歲以上的家長都要检讨检讨自己,你為中國的民主奉獻了什麼???绝大部分的家长,我可以講,90%以上的家長自甘墮落,自甘為奴,還不斷地教育他們的子女。所以你經常看到有的人在互聯網上發這樣的帖子:“唉呀,別跟人家硬碰啦!人家共產黨軍隊這麼強大,香港警察那麼大的武裝,你們手無寸鐵,繼續鬧不就是送死嗎?” 這就是中國大陸所有家長的心態 – 自己跪在那兒還要喊著別人跪;對別人站起來反抗他是反對的;他看不得別人反抗。他會告訴你:“反抗有風險!反抗會死!你就跪下吧!” 這是中國家長人群普遍的心態。

 

中國大陸之所以能被共產黨奴役70年,就是因為中國產生的一代又一代的奴才。他們不光自己跪著,還要拉著別人跪。看到別人反抗,他們就告訴你:“反抗有風險,反抗會死亡。千萬不能反抗!” 他自己不敢反抗還嘲笑別人,勸阻別人。那麼最終的結果呢?最終的結果就是他自己祖祖輩輩被共產黨殺害。哪一家翻不出被共產黨殺害的血淚之仇?他們全部忘掉了。他們今天過著歲月靜好詩與遠方的日子,告訴自己的兒女怎麼及時行樂,怎麼找個漂亮老婆,怎麼混錢,怎麼出人頭地,怎麼到外面去顯擺。從來沒有聽到有多少家長教育自己的兒女為國家為民主為人權解放,為中國人能真正擁有尊嚴的生活去追求(理想)– 沒有的!沒有哪個家長會教兒女:“你去搞自由搞民主。你為這個國家為事業奮鬥!” 他們都會告訴你:“別人的事不關我們的事。他們要死讓他們趕緊去死。” 而且,每次當有人站出來反對這個強權的時候,大量的人都勸你 “不要去。有風險。” 並且指責帶頭的人,或者帶頭人一旦受到共產黨打擊以後,他們就感到非常高興。

 

就像香港這次有個警察衝入人群,打著S彎不斷地壓人。這張圖片和這個視頻在大陸播放的時候,絕大部分中國的網民高聲叫好,把他形容為“單騎趙子龍”,說“把這些香港廢青全部壓死才好呢!” – 這就是中國大陸今天的心態!講這個話的這些網民年紀大的年紀輕的比比皆是。為什麼呢?因為他們是奴才。奴才只會喊“我們國家軍隊多麼強大!我們警察多麼強大!我們軍隊警察去把他們壓死!” 他沒想過,他自己就在死的邊緣。這些軍隊和警察在壓死自己的時候,從來沒給他活的機會。所以說中國是個產生奴才的社會,已經產生了幾千年。共產黨只是把這個奴性放大到最大,只是中國人自甘為奴的太多,所以中國大陸今天年輕人墮落無恥,最主要是他們的家長無恥。

中國今天五十歲以上的人,人人有責!每一個人都要檢查檢查:你自己為中國民主做了什麼?如果你什麼都沒做,甚至為民主拉後腿,那麼活該你被共產黨奴役!今天你聞著毒空氣,吃著地溝油, 活得連豬狗都不如,這個時候還高聲讚美共產黨鐮刀割韭菜割得那麼快,所以你的豬肉就要吃到80多塊錢一斤! 在這種情況下,最後不是你吃肉吃得快活,你最后你吃草的机会都没有!因为共产党从来就没给草民留下生存的机会。共产党觉得如果要祭旗了,要屠宰了,你们这些人就被共产党像六十年代大饑荒那樣的死掉个几百萬幾千萬。哪一次死的不是中国最贫穷的草民啊?

 

现在中共在打土豪,把什麼王建林抄了,把什麼马云抄了。土豪搞完了以后就是搞地主。地主搞完了就是搞富農。你別笑,富農中農都打完以後就輪到你貧農。大饑荒餓死的全是貧農。但是當年鬥地主鬥土豪的時候,這些貧農最積極。最積極的結果就是到時候你被餓死。當然了,地主被你斗死了。富農被你斗死了。但是共产党把他们斗死了没人斗了,最終斗的就是你!

 

今天的这个结果你想复制到香港,没可能!因为香港的民众已经完全清醒,知道共产党這個奴役的政權绝对不能在香港讓他們橫行,所以他們不惜代價,不惜生命,不惜流血,就是要跟共產黨這個專制政權扛到底!

 

香港人民必然勝利!我們必須支持香港,關注香港。永遠站在香港這一邊。因為站到香港這一邊才是站到正義的一邊,人民的一邊!

 

今天的節目就跟大家講到這裡。謝謝大家!

添加评论

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