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民论推墙737》此时此刻,理工大危急!香港危急!征召勇武小分队海外培训,同舟共济!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

大家好!今天是2019年11月17号。我从台湾正在赶回美国的路上。一路走的时候看到了很多新闻,关于香港理工大学现在非常非常地危机!刚刚到家刚刚到美国。到了美国以后,我就上网看了各种信息,就看到香港理工大学情況十分危急!

现在就是香港警方猛攻理工大学,把理工大学现在已经逼到只有一个通道。而且我看到很多照片的匪夷所思啊!现场有很多医护人员完全都给警察把他们两个手倒绑起来,让这些医护人员坐在地上。我不知道哪一个国家的警察会这样做?!香港警察会出现了很多全世界任何一个城市都很难发生的这个事情!这医务人员被他们绑起来,两个两手反绑坐在地上。这张照片能说明什么?说明戰地,根本就是医护人员不允许抢救。还有很多记者被打伤。不是这些记者在现场传出多图片,我们怎么能知道现场里面现在发生的什么状况?警察之所以把记者也抓起来,把医护人员抓起来,也就是警察准备暗箱操作,准备把香港理工大学把这些人往死里面打。

据说香港理工大学现在还有100多人。大量的香港民眾正在往理工大学趕。现在是11月17号,就是北京時間已經是很晚很晚了。今天夜里面很可能香港警方要在理工大学制造血案。

这件事情就让我们看到,自从习近平在巴西的金砖五国会议上面发表了措辞强烈的香港讲话之后,一下子就让香港的局勢就变成了加温了。我昨天在台湾时候还看到一张图片,就是在习近平讲话以后,香港林鄭月娥安排了施工人员,連夜把香港中大的2号桥用大型石块,把它吊装封堵起来。那封堵起来目的是什么?就是堵住这条路。把这条路堵住以后把别的路堵住以后,然后就准备在中大动手了,瓮中捉鳖。

现在中大的形势目前来讲,看到的新闻图片很少。大部分都是理工大学了。我就实在是不理解,香港警方进攻完中大现在进攻理工大学。香港警方究竟什麼目的?他要衝擊那麼多大學幹什麼??? 你看世界上哪一個政權會衝擊人家大學?我上次的节目里面就讲过,当年德国轰炸英国的时候,牛津是不炸的。剑桥是不砸的。盟军占领德国的时候,无论是海德堡大学还是慕尼黑大学,盟军就不会去破坏人家一砖一瓦。日本侵华的时候包括北京的燕京大学,清华大学,南宁的中央大学,日本人也没有毁坏过一砖一瓦啊。那为什么现在香港这些警隊不断往大学里面猛攻,往中大猛攻,往理工大学猛攻?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为什么要把这些学生放在学校里面把他們围堵,恨不得在学校里面把他们一网打尽,要要他们的命。這是什么目的呢?我实在是想不通啊!

但是现在理工大学就十分危急。大量的香港民众赶往理工大学那儿,就是希望圍魏救趙,能够封堵警察,把警察的精力转移到外面来;然后让理工大学的学生能够有逃生的机会。現在理工大學有相當一部分同學在裡面死死戰鬥。我看到有一個畫面,一辆警车在往前进攻的时候,有人把燃烧弹扔到这个警车上。这个警车前面玻璃上都燃烧起来。然后很快这个警车退出来以后,其他的警察用灭火设备把它已经灭掉了。说明双方的暴力已经升级到很高的程度。

这种暴力是谁造成的???很多人动不动要和理非,說是“不要搞暴民,不要暴力,不要在香港制造暴力斗争。”那请问这个暴力香港是谁产生的?不是警察首先發動,警察死死围攻,警察一定要对人家理工大学往里面冲击?学生在学校里面碍你什么事?你为什么要冲进人家学校?那不是你在制造暴力,是谁在制造暴力?学生在守卫自己的校园是有错吗?所以警察现在往死里面攻,我就不知道警察这样攻击目的究竟是什么?現在我找不到答案。我也沒在網上看到警察為什麼要進攻理工大學。

上次進攻中大還有個解釋說想佔領中大里香港的網絡中心。這個可以理解。那理工大學是什麼?理工大學難道也有一個網絡中心嗎?他们要去干什么?自从习近平在巴西发表这个讲话以后,香港就出现了很多匪夷所思的很吊诡的行为。首先是驻港部队没有经过香港政府的许可,他们“自发地”到外面来街头来清障;而且駐港的軍人他们穿的那个叫什么“特战8连”的背心特意传递这个番号,这种恐吓的意味是很浓的。根据《《基本法》》和《驻军法》的规定,都不允许驻港部队干涉香港本地事务。即使是要到香港特区来帮助社会上做什么事,也首先要由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请求以后,然后由驻军帮助来帮助社会,安抚社会治安或者是抢险救灾。也就是即使是抢险救灾也是要特區政府提出要求,中央政府批准,駐軍才可以動。

 

你現在駐軍什麼“自發地”到外面來清障,完完全全就是一種挑釁行為,就是違反《《基本法》》《駐軍法》的行為。實際上就是試探國際社會的底線。駐軍的這些人憑什麼化的妆便装到外面来清什么障?不需要你们清扫,而且你们这种行为是违法的行为。违法的行为为什么要去做?而且那个带队的军官还理直气壮:“记者你们别采访!有这个时间你们做点好事,要发挥点正能量。我们去帮这一块去清障!”,要你清障?你清什麼障?你就安安稳稳待在你们军营守护《《基本法》》规定《駐军法》规定的你应该的责任。跟你没有关系的事不要出来掺和。香港事务即使是駐軍如果要出动,应该由香港特区政府向中央政府申请。中央政府批准以后你才可以出来搞什么抢险救灾,才可以出来清什么障。现在擅自出軍营它实际上就是破坏《《基本法》》。

而对这种破坏《基本法》的行为,国际社会是引起了极度的关注的。所以美国国会中国委员会的一个主席叫麦克文,他發的推文告訴我們:“全世界都在關注香港理工大學。全世界都在看香港理工大學現在被圍堵成什麼樣。警方準備在理工大學製造什麼樣的血案?”全世界人民都在看,那麼警察所以说现在把记者也抓了,把医护人员也抓了,让这些第三方人员绝对不允许救援。那不允许医护人员救援,你们准备怎么办?准备把他们全部清掉,然后把他们全部当浮尸浮到海面上去嗎? 所以这种可能完全存在。

因此,现在香港局势已经到了十万火急的地步。这是我在从台湾回美国一路上所看到的各种信息。所以看到这种信息,我心里面是十分十分沉重的!因为香港到了如此十分危机的时候,我觉得我们已经绝对不能坐以待斃了。所以说,我现在是非常希望我们能建立一个“勇武小分队”。我讲的“勇武小分队”,就是有香港那些義士,那些勇敢愿意为香港“五大诉求”,为光復香港,为时代革命促使他们傑出贡献的,能夠有這種境界,有這種獻身精神的人,如果你們願意加入“勇武小分队”,我希望有人能跟我聯繫。到美國來。

美国所有进行各种培训里面所有的费用由我们来承担。完了以后,然后发挥你们勇武派的力量,发挥你们勇武派的作用。至于做什么,我想我不需要多讲。我只要告诉大家:我们现在想建立一个”勇武小分队”。这个“勇武小分队”是希望他们付出最小的代价,但是获得最大的战果来挽救香港。因为香港现在已经刻不容緩。所以说从今天开始,如果有这样的人,如果有这样的香港青年,请你们跟我联系。然后最终能够发挥这个”勇武小分队”你们關鍵的监督作用,最终挽救香港!

因为香港民众现在5个多月的奋斗现在已经到了你坐在大学校园里面,他们都来进攻你们都来消灭你们。中大消滅完了,現在来理工大学。香港大学是不是一家一家轮着来呢?是想把香港今天所有的勇武派全部弄死呢?因此到了这个时候,我觉得已经刻不容缓。我在我的节目下方留下了和我紧急联系的邮箱。也就是有志于参加”勇武小分隊“的香港青年,请你跟我的邮箱联系。

这个邮箱仅限于联系香港勇武派参加“勇武小分队”的,其他的朋友请你不要往这个郵箱里發信。我们也不会回,没有那麼多时间。我也不需要跟任何一个質疑这件事的人做任何解释。什么叫”勇武小分队”,”勇武小分队”培训他们,培训他们做什么,他们能发挥什么样的尖刀作用,他们最终是怎么样挽救香港……, 我不需要去解释。我也不需要让大眾去了解。我只是需要知道那些愿意做这件事的人,你跟我的邮箱联系。跟这件事无关的朋友,你往这个邮箱发个信我们一律不回。我们没有那麼多时间。请大家考虑,香港现在十万火急。

韩正又刚刚到达了深圳,在深圳做了布置。韩正做的布置显然是跟习近平在巴西金砖五国上的讲话是一致的,也就是说香港现在面临着中共的血腥镇压。这种鎮壓的方式有多种多样。我多次说过,中共即使没有把坦克车机关枪开到香港街头,但是它可以通过别的方式也是对香港进行了一个鎮壓。 现代封堵理工大学门口的这个警队,有相当一批人被别人觀察到:第一,他们的身高是高于香港本地警察的。大致每一个警察的高度可能都要达到10公分左右。第二,他们所佩戴的枪,很多枪支上已经把刺刀亮出来。这种装备和这种做法它就是大陆军队的做法。它不是香港普通警察的做法。因此现在我们毫不怀疑,大陆有大量的军队已经化妆成香港警察开始进入香港,圍堵香港青年。他们进攻理工大学进攻香港中大,究竟能达到什么目的?要把学生困在校园里面,甚至要在校园里面製造慘案。都是中共在香港平息“反送中運動”里所布置的各种计谋。

现在中大,林鄭月娥安排的施工人员把2号橋堵死了。他们这些都一定都是有作战计划的。所以在这种情况下,我们现在不去過多揣摩。我们现在只能是怎么守卫住自己,守卫住生命,怎么能够挽救中大,挽救困守在理工大学里面我们那些香港青年的那些勇武派。在这个时候肯定是五毛满天飞的。你现在有任何新的想法,你有任何的动作都会有大量的人質疑。我们没有多时间去解释。

我前两天仅仅是发了一个简单的帖,我就是說在台湾刷悠悠卡很方便,在台湾坐捷运很方便。悠悠卡可以吃饭啊,解决交通啊,刷卡很方便。就为这么一个帖子,马上有很多人来嘲笑我,什么“你没用过支付宝啊?你没用过微信支付啊?你现在真的比我们大陆差了一个时代啊。我们现在刷脸都可以啊!”我不知道讲这些話的人你自己多么可笑!悠悠卡是不记名的好不好?悠悠卡我从美国到台湾随便买一张卡,而且我的悠悠卡是几年前就买。我每次去台湾我充电之后就可以用的,从来就不要記名。也就是我干什么都没人知道。你在大陆刷支付宝,你刷微信,你刷脸,什么你刷脸多麼方便,你去吃饭啦打折啦,據說嫖娼都可以微信支付。你是可以啊,但是共产党不仅是通过你刷脸了解了你,共产党通过刷脸还了解了你的心思,你乾的什麼壞事党都掌握了。党掌握了你们这些隐私以後,以后它随时可以跟你算账。你跟你哪一个上司去开房,你跟你隔壁老王去出轨,你跟哪一个你闺蜜去泡哪个男生,通通共产党都得你掌握得清清楚楚!你以为你是“科技进步”,你以为你刷脸比台湾先进,比美国先进?你以为互联网刷脸技术,什么刷卡技术美国人搞不出来吗?美国人科技水平比你中国低吗?为什么美国互联网那麼强大,美国的科技那麼领先,美国没有任何地方去刷什么脸?美国没有搞什么“一卡通”,没有把哪一个卡去搞实名制啊?为什么没有?那是隐私,那是法律。那是美国绝对要保護每一个美国公民,尊重他們的隱私啊。

中共恨不得你所有东西都在中共手上掌握!以后中国搞数字货币搞区块链最终是什么?你手上连现金都没有。你所有的东西你都到中共的去刷脸吧。你那张脸不仅给中共刷进去,最重要是把你心里面所藏的那些秘密,你的那些隐私,你干的那些肮脏坏事,中共全部掌握。中共掌握了你的坏事,今天可能不找你算账;但是哪一天中共就可以出卖你,就可以把你的隐私告诉你的老公,告诉你的朋友,告诉你的家庭,让所有的人了解到你那些丑事以后,这是指道德层面上来羞辱你。因为如果你确实没有犯罪,如果你是犯罪,对不起,中共可以随时根据它掌握你的信息,你有犯罪行为就把你往牢房里面一送。如果你认为你表面上所有发帖你都是擁護共產黨的啊!但你背地里面说过一句党的不好,党就记住了。你说它1万句好它记不住,你那一句说它不好的,它就可以送你去看守所。你以为你刷臉多先进呢?所以说5毛为共产党唱讚歌,他是没有尝到共产党對他打击的那个力道。等到中共的那个板子打到他身上的时候,他是嗷嗷乱叫。那时候他就知道被他刷脸了刷的那是多么便利!

這就是中国经营的现状。所以说整个香港青年現在如火如荼的鬥爭,大量的大陆5毛大陆的这些人,觉得不關我们的事,或者觉得你们香港民眾吃饱了没事干了。因为很多大陆民众他从来没享受过自由。没有享受过自由,他根本就不知道自由的珍貴。他坐在猪圈里面享受岁月静好。他在“詩與遠方”的时候,根本就不知道他的同類一个一个在被消灭!新疆啊,西藏啊,法轮功啊,很多人在消失的过程中没有一个人去管过别人。他觉得“他死又不是我死啊。”在中国就是这样,14億人哪怕你死掉1億人,这1亿的总量很大了,但是对于14亿人来讲,死掉1億他们认为那也不过就是10%左右嘛,死掉就死掉了嘛!就绝大部分人继续很自在。

北京现在不都在那发生鼠疫嗎?那麼多鼠疫发生以後你看看有哪个着急的?但是对于本人染上鼠疫的那个人,你就准备等待死。因为中共只会给你隔离,不会给你任何救助。这种隔離的结果就是你活过来就活过来,活不了就死。当年非典就这么做的。当时非典就每个小区每个小区地把你严防死守,把你困在里面。也就是如果说你们最终侥幸活了,活了就活了;如果死了,这个小区你就全死掉。反正不会让你一个人走出來。在中國处理传染病传染源就是这么处理的。现在北京它还现在处于一个萌发状态,但它大面积散播的時候,那时候你如果染上你就是等死。在中國這個社會就是這樣。你今天再怎麼“韭菜贊鐮刀”,但是你這個韭菜稍微有一點霉爛的時候,它只會讓你霉死爛死。沒有一個共產黨回去把你這個韭菜身上的病菌去掉,让你重新健康地成长。共产党无所谓,你们死掉拉倒!因为有的是韭菜可以去收割。你们就等死吧!这就是中国今天的社会。你别看你手上有几个钱,你好像收入高了以后你就可以抖货,你就可以為共产党高歌。你的那点钱跟共产党的贪官比你差远了!

我就在这次台湾回美国路上听到了一个判决结果。这个案子我多次过去在我的节目里面谈到过。美国有个华人巨富的一个女生叫李凡尼。传说李凡尼的母亲叫李继红,她的舅舅是中共的上将,原来中共的总装部长叫李繼耐。所以说这个李凡尼在美国犯下一桩命案。这个命案当时要保釋的时候是当母亲拿了6400万美金,另外还给了400万美元的现金,就是加起来将近5个亿人民币把她保释出来。她的保釋金當時達到美國司法史上前幾名。

這個李凡尼犯下這麼大的案子,板上釘釘是她指定了她现在的新男友巴亞。她跟巴亞一起合作以后,她去约了她原来的男友叫葛林。她把那个葛林约在一个酒吧里面,跟葛林喝完了酒,把葛林带回家。然后巴亞就在自己的车库里面把这个葛林杀掉了。杀完了以后又安排他们家的保镖把这个尸体棄尸。就这么简单的案子。在他家的车库里面已经找到了当时枪击的所有火药的证据。在他自己的车里面找到了这个死者的血迹,以及拋尸保镖的证词,全部有!所以本来是板上钉钉的案子,但是居然李凡尼被美国无罪释放了!这就是你简直沒有想到的。

在美国可以发生辛普森的案子,最终是所有人认为辛普森他一定是有罪的,一定殺了他妻子了,結果辛普森无罪釋放了。周立波的车上既找到了槍又找到了毒品,什么都全了。周立波也无罪释放了。今天李凡尼这简直是板上钉钉,简直是再也没有办法推脱的一個案子,她也无罪释放了!所以说有一天孟晚舟如果在美国被无罪释放,你都不要感觉到什么奇怪。这就是美国的案子,美国的法律。美国的法律是什么叫做“疑罪從無”,叫做“大陪審团”。而律师,尤其那个大律师,你只要给他出足够的资金,他就有能力把你的案子把死的都给你说成活的,把你鐵板釘釘的案子给你找出“程序不合法”啦,给你找出“這個證人不合理”啦,哪个证据里面现在还有瑕疵啊,最终什么?最终就像李凡尼这样天大的案子能够得到无罪釋放。

当李凡尼听到她无罪释放的时候,她不敢相信。她激动到哭啊。她觉得“我这个就是无罪释放就回家了嗎?就這麼简单嗎???”

就這麼簡單。这就是西方社會。不要那麼天真。不要认为西方的法律绝对是健全的。不要认为西方所有法律都是公正的,在西方,所谓的“法律公正”首先是建立在巨大的金钱基础上。所以,李凡尼一个共产党上将家里面的一個親屬,她就在美国犯下一个惊天大案以后,最终可以得到无罪释放的。你要尊重美國法律。最終它告诉你这是美国法律的決定,所以我們只能尊重。只是,这种案子你换了一个老百姓,你在美国有可能最后会无罪释放嗎?! 所以说中共今天为什么能为所欲为,就是中共从上到下的高官也好,他們這些富豪也好,有足够的金錢他们就可以为所欲为。他们不仅在中国,到美國也可以這樣。

今天的社会,共产党的意識形態已经渗透到全球。共产党的这种邪恶用金钱开道的方式已经腐蚀了西方社会,腐蚀了西方的制度。如果说是香港这一次仍然被中共战胜了,香港這次如果西方都裝聾作啞,像當年八九六四那样,香港最终就被共产党扑灭剿灭了!那是(對)我们所有华人的犯罪!如果香港今天沦落了,那麼中华民族就再也没有希望了!

今天的节目就跟大家讲到这里。謝謝大家!

 

 

添加评论

我来说几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