柴玲二发奇文《再谈宽恕》,对她前文所谈的宽恕邓小平、李鹏和戒严军人的话语,作了神一般的解释。她用大段抄录圣经的方法,给我们上了堂基督教义的知识普及课。

有道是:无知就可以无畏!

什么是宗教?什么是法律?什么是人伦?柴玲女士搞明白了没有?这三者之间可以互换概念,互相替代的吗?

柴玲把宗教观念带进法律领域,就如同在刑事审判中,把个人的犯罪和他的宗教信仰搅在一起,用宗教意义上的饶恕罪人的仁爱之心去取代司法的现实审判,那么人类还需要法律干什么?还需要制定各种刑律、法规去约束每个个体的行为干什么?

按柴玲女士的理论,直接让神去审理就行了,反正上帝是仁慈的,再大的罪恶都是可以宽恕的。那么我想请问:

二战后的纽伦堡法庭,海牙法庭,设立目的是为了什么?

战后以色列追踪漏网的纳粹到世界的每一个角落,直至将他们最终送上绞架,又是为了什么?

萨达姆、卡扎菲、穆巴拉克这些人权罪恶元凶,纷纷被他们的人民送上审判台,上帝和他们的人民为什么就不能宽恕他们?

911事件发生后,美国两任总统小布什和奥巴马,历经十年,没有一天放弃过对拉登的追杀,请问,他们为什么不代表上帝去告知美国人民和全世界人民,他们个人已经宽恕了拉登了。难道耶稣的爱只钟情于你柴玲,对他们就不爱?还是对上帝的信仰,小布什、奥巴马和你柴玲比起来没有你更懂得宽恕?

柴玲说她的宽恕是个人的,是來自一颗被耶稣的爱而转化的心来解释她的行为的。既然这样,那么在她的文章里面,为什么要提到她的学生方面总指挥这样的身份?六四的广场上,不是你柴玲一个人,也不是几个学生,几个市民,是全北京城,是席卷上海、南京、武汉、广州、成都、西安包括全国各省各大中城市所有支持六四民主运动的中国人,是成千万、上亿万中国人民的六四运动,请问这样的血腥杀戮,涉及到无数家庭的的政治运动,是你柴玲可以用你个人宗教信仰去宽恕的了的吗?

柴玲多次提到六四当日,她是最后一小时撤出的,在这里,我不想和她讨论,谁坚持到了最后,这些都不重要了,我们只看结果。她自陈她是历经艰难到达了西方的自由彼岸的。我们尊重她的选择,很多民运人士能够有机会到达西方,保存下实力,并在西方民主世界,学习提高自身的能力和素养,将来有一天来继续为中国的民主推动而战,我们都是十分庆幸的。但保存下来的目的,应当是为中国民主添砖,为专制拆瓦的,是应当去为民主做奉献,而不是去背叛民主革命意志,去为屠夫唱宽恕之歌的。我们万万没有想到,在全球点燃烛光纪念六四23周年之际,柴玲居然混淆宗教、司法和人伦概念,哗众取宠的抛出什么宽恕邓小平、李鹏的奇文。

我想问问柴玲女士:你怎么不以主的名义,去问问邓小平和李鹏,他们接受你的宽恕吗?在他们心里有过一丝一毫的悔悟吗?

有一句话是这样说的:“不怕狼一样的对手,就怕猪一样的队友”。中国民主革命的黑暗,不仅仅是在于专制的残酷,更在于有你这样无知的“总指挥”来当队友。尽管这样的“总指挥”是你沉醉了23年的自我感觉良好的“学生领袖“。但我还是有一句话要送给你:你可以代表你自己去宽恕任何一个人,但请不要以上帝的名义。

2012.6.10

11 评论

我来说几句

  • 吴建民先生。我是来自大陆的一名海外留学生。我首先向您说一声对不起。我在海外留学期间曾经看过您的视频。当时对您的言论表示嗤之以鼻。并且在YouTube上留言骂您。说您是满嘴谎言的民运狗。当初这么说是因为我不了解大陆。直到后来我回国了亲身经历过您说的这些我才幡然悔悟。您说的都对。只是我当时猪油迷了心。被共匪蒙蔽了。我真心的希望您能够为中国民主自由继续奋斗。我现在被共匪列为动态管控。哪里也去不了。我这一生基本就算是结束了。只希望您能坚强的走下去。英雄的路上总是孤单的。不要惧怕不要气馁。光明总会来的

  • 假借神的名义行违背神旨意之事。心中根本没有神,只是用作挂在嘴上抬高自己的工具而已。

  • 头像 基督教救不了华人,因为华人对基督教的信仰与基督教截然相反。说道:

    柴玲不懂得宽恕,被华人基督教“宽恕派”创始人远某某给忽悠了。耶稣有宽恕过妓女、税吏和强盗,饶恕过行刑的士兵,但没有记载表明耶稣宽恕过犹大和比拉多。耶稣的宽恕旨在关怀弱势群体,强调即使是罪犯也有被爱的权力。而现在李鹏是罪犯吗?不是,李鹏是中国最富有的家族!反倒是民运人士要么被通缉流亡要么坐牢,该被宽恕的是20多年来一直被污名化的民运人士!中国人欠他们一句对不起和谢谢!柴玲的逻辑是颠倒的!估计是患上了斯特哥尔摩综合症。

Follow Me On

吴建民

吴建民

八九六四南京高自联学运主要领导人之一。
六四后在南京组党“中国民主前线”任主席。
一九九零年被中共国家安全局南京市局〇〇一号逮捕,定罪“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刑十年。
美国总统老布什安排国务卿贝克“六四”后首次访华,于一九九一年向中共政府索要的主要政治犯之一。参见中共外长钱其琛回忆录《外交十记》。
一九九七年经美国政府斡旋提前出狱。
二〇〇八年,率所在小区民众向政府和SOHO国际开发商开展百日维权活动。
二〇一五年流亡赴美。
二〇一七年在Youtube开设自媒体频道《建民论推墙》。
二〇一八年《全民共振》发起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