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越紧,内斗越急,习想甩锅,李要作秀,中南海内人心浮,病毒源头在中共。《建民论推墙809》

各位听众,各位观众,各位网友,

 

大家好!今天是2020年1月28号。

 

我们今天的节目主要是来回顾一下武汉肺炎从去年12月10号开始爆发一直到现在,到1月20号中共才开始采取各种措施,然后到了现在已经发展到全球撤侨。而且这个事情已经爆发到了中共內部激烈的鬥爭。我們來分析裡面的內幕,讓大家了解這個过程为什么导致,本来是一个可以避免的灾害,就是一个天灾,但是最终这个天灾已经完全变为一个人祸。而这个人祸已经导致了大规模的武汉市民的死亡和受伤。现在这个情况仍然在大面积地扩散中,所以说,这个疫情现在是相当相当地激烈!

 

截止到1月29号晚上的零点,根据中共官方的宣布是有4633例确诊,死亡是106例。大家可以看到,死亡的案例这两天都有所上升。最重要是连着有几个亿万富翁都先后挂了。在病毒面前真的是實行了“人人平等”,也就是富翁和草民算平等了一回。北京的億萬富翁,天合光能副總裁楊軍1月8號到武漢開會。1月15號回到北京。回到北京以後就開始發熱。堅持了12天以後在27號掛掉了。他只有50歲。這個人是中國光伏產業最早的開拓者。他本人是天合光能公司的副總裁。這是北京死亡的案例。是個億萬富翁死掉了。

 

武漢呢?武漢除了我講的“讓領導先走”的民宗委主任王獻良,正局級幹部,昨天,長江財險董事長,曾經擔任過黄石市市委副书记的杨晓波,他也挂掉了。他只有57岁。他是前一天还在参加会议,第2天就挂掉了。所以他也挂掉以后,整个会议室人都不好了,都不知道怎么办好了。

 

这个病情來得很凶。也就是说,很多人从发病到死亡最快的只有几小时。这个杨曉波就属于这种情况。前一天还在开会,还在告诉大家怎么防疫,第2天他就已经挂掉了。武汉这个冠状病毒来势那麼凶猛,為什麼到了连亿万富翁都左一个右一个接着死的程度?这件事情对于整个中共高层,他们难道是今天才知道的吗?其实这件事是去年12月10号就开始有了病例。当时这个病例传到武汉市政府的时候,市政府那时候还处于一种观望,还没有认真。因为早期发生的有这么几例。他们怀疑是华南海鲜市场吃了什么不潔食物,然后导致了一个传染性肺炎,所以当时还在观察。但很快就发觉不完全是回事,尤其是当地的医护人员在自己接诊的过程中,发现了很多病例完全不属于跟海鲜市场有关的。你比方说武汉第五医院消化内科的主任呂小红,他自己实名接受了新浪的采访。在这个采访里面他就说,当他接触到这些案例的时候,一開始也沒認為這個問題有多麼嚴重。後來他們呼吸科有医护人员就医生护士先后都感染了。这件事情就引起他极大的重视了,因为人传人是很重要的一个指标,而医护人员感染这是更重要的一个指标。

 

这就是钟南山讲的:检验这两个指标才是检验一个重大疫情的一个前期先兆,一个重要的特征,就是第1个:是否人传人?第2个就是救治的医护人员会不会被传染上?医护人员被传染上是非常重要的一个标志。它意味着这个病毒医护人员凭自己过去的一些知识是扛不住的,是抵挡不住这个疫情的。所以说这就变成是一个新型的重大传染性疾病。吕小红主任就通过这两个特征就发觉了这个问题很严重。所以说,他马上就要求他们医院在今年的1月2号设立发热门诊。到了1月6号时候他说他就接到了大量的病例,而这些病例者大量是人传人的。医护人员先后被感染的事情,呂小红主任作为一个医学专家表达他的意思就是说,作为医护人员尤其是呼吸科的医护人员,对传染性疾病控制得是非常严密的。他们本人知道应当如何实施一个防范保护的行为。医护人员在这么严密保护的这么一个状态下仍然有医生护士因為接觸到患者導致自己被感染的病例發生,呂小紅就知道這個病已經不簡單是普通的傳染病。它是個不明傳染病。這種不明肺炎一定是帶有基因病毒的。而這種病毒目前沒有有效的治疗条件,所以才会有大量的病例不断产生了。

 

到了1月20号,呂小红主任主动给附近他所认识的所有学校的校长发信息,要求他们立即要学生们停止,坚决不能再上课了,不然只会产生大规模的人传人。这个过程只能作为一个医护人员在他自己的这工作范围内做的事,那武汉市政府在干什么?武汉市政府按照这个周先旺市长在接受央视采访的时候,他就说:“一开始我们接触到不少病例上報以後,我们也感觉到这个问题是比较严重。我们哪敢隐瞒?我们老早就报到国务院啦。我们1月初就报到国务院,要求国务院立即采取一个重大措施,因为對這個武漢冠狀病毒的分析確診,對它的基因進行研判是需要国家卫健委,中国疾控防治中心和上海临床医学中心他们联合作出判断,联合对标本进行认定以后,他们才有资格做出权威性的发布。我武汉市市長,我一个地方市政府,我没有权利啊。”这是周先旺在接受央视访问時表达的自己的想法。

 

那也就是說,這個事情在今年年初早就上報到國務院,上報到北京了。那到了国务院是怎么辦的呢?国务院其实不是不重视。按照网上我们所看到的,国务院工作人员发的各种帖,我们就可以分析出,国务院得到了武汉市委市政府的报告之后,国家卫健委当时就指定中国国家疾控防治中心和上海的卫生临床中心,他们在1月12号共同发布了武汉肺炎的基因組。也就是说这件事情没有国家卫健委来统一部署,靠武汉市市政府这个地方政府是完成不了这么重大的事情的。中国疾控中心病毒所的研究员孟昕发过帖。他说,1月2號他們就拿到了武漢的標本。到1月7号晚上他们分离病毒已经获得了成功。获得成功以后他们很高兴,就把那个研究报告报给了国家卫健委。但是卫健委指示:这是政治第一,要维稳,不能隨便亂講。大家都不能說。在這個情況下,這個報告就鎖進了保險櫃,也就是沒有領導看。國務院當時怎們做的呢?在国家卫健委告诉國務院病毒报告全部分离,已经完全了解这是一个新型的,来勢很凶猛的,可以人传人的(病毒)这个结论之后,国务院当时是要求按照当年防范SARS的标准对武汉来进入一级防备。也就是武汉市政府要立即进行屬地管理,進入疫情一級戰備,國家要把它當做重大疫情來處理。

 

但是國務院說了不算啊!國務院要報中央,要有中央批准啊。說是“中央不批准。”中央不批准是誰不批准?就是習近平不批准嘛。国务院上报谁上報?国务院上报就李克强上报嘛。也就是国务院有这个想法,但是习近平不同意。习近平不同意的理由就是:现在马上就要过春节。如果你这么一搞的话,就变成了整个春节的祥和气氛就被破坏掉了;再说现在大规模的春運已经开始了,现在堵也堵不住。这个事情再放一放,等到我们平安过节以后再处理。主要当时还有一个客观情况,就是上报的死亡案例比较少,能够确诊的死亡案例比较少。这主要是国家卫健委不肯给你确诊,不允许武汉地方政府随随便便确诊那麼多病人。在这种情况下大家要保烏紗帽,谁给你去确诊啊?那麼确诊的人就少。即使是有人死了,他不说你是这个新型病毒肺炎导致死亡的,他给你弄一个其他原因死亡。这样就变成了习近平不同意,国务院的这个指示就办不了。这样的话就一直拖拖拖,拖到1月20号,习近平感觉到不对了。各地上报的死亡案例都很多,武漢市已經完全失守了。

 

到了1月20号,习近平等不到过年以后了。所以习近平在1月20号就做出了所谓“重大部署”,要求马上武汉市要进入一级战备,武汉要进入屬地管理。这样国务院才在1月20号召开了紧急会议,然后武汉就进入所谓“一级战备”。这边进入一级战备,你就应该開始全面布防啊。根本不是。1月20号习近平要求开始进入一级战备,但是1月21号晚上,湖北省的省委书记蒋超良,省长王晓东仍然带着湖北大大小小的官员去看春晚,歌舞太平,照样是过的好日子。谁管那個疫情多嚴重啊?!而武汉市不但没有限制,武汉市还居然在他们一个百步亭小区搞了一个4万户参加的“万家宴”,照吃不误!同时还要发放10万張黄鶴楼的旅游券,让大家一起去玩,没有一点防控的意识。

 

这是习近平在20号已经宣布了武汉进入一级战备,他们仍然是這副態度。到了武汉的疫情已经不可控,宣布要封城的那一天,这个时候情況就紧张了。等到要封城的时候,那是因为大规模的疫情已经全部爆发了。因为过去一直压着捂著不给报嘛。现在允许进入一级战备了,各个医院就开始上报了,开始确认了。这一确认,数字全上来了,死亡的病例全上来了。武漢就準備封城了。一個千萬級人口的城市封城,這麼大的事情還得了?!所以習近平就要求李克强到武漢去處置。李克強不肯去,跟他吵起來了。李克強就说:“國務院一开始就有部署,你坚决不同意。你不同意,现在疫情爆发了,到这个时候你让我背鍋讓我去啊?我不去!要去你去!不同意的是你!”所以他们俩吵起来了。然后习近平就坚决要求李克强要控制疫情。李克强就跑到青海去控制疫情了。他跑到青海去是他离开北京,在青海在那隔山打牛,看望青海的医务人员,跟青海的医护人员讲我们怎么控制这个疫情。那都是李克强的演给习近平看的。等到李克强和習近平都回到北京以后参加团拜会,在团队会议上面习近平仍然是歌舞升平,一片莺歌燕舞。习近平的这个新春献辭里面一个關於武汉的字也没有提!根本就不会让别人知道他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跟整个湖北省的五六千万人有什么关系。所以习近平他照样高奏凱歌,去过好他們的春节。

 

问题是疫情等不到你过春节啊。大量的死亡在不斷地發生。到了大年初一,習近平開政治局常委会了。會上面只落实了一件事,就是成立中央的疫情防控小组。这个防控小组组长谁当?叫李克强當嘛。这个小组你可以看出,它完全是一个维稳小组。它不是控制疫情的小组。出任这个小组里面的人员基本上都是习近平的维稳部下。你看看,中央政治局常委主管意识形态的王沪宁担任副组长,中宣部部长黄坤明,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外交部长王毅,公安部长赵克志,他们全部都是来干維穩的。 他们没有任何人是跟这个防疫疫情有关的。跟防疫疫情真正有点关联的国家卫健委没有人进来。武汉当地,湖北当地地方政府的领导人没有人进来。尤其是军队的领导人一个都没有!所以你让李克强带领着这帮人究竟是维稳還是防疫呢??

 

李克強到了武漢,整個中央疫情防治小組只跟了一個組員,就是副總理孫春蘭。她跟著李克強到武漢去,別的人一個都沒去。別的人在家維穩嗎? 根本不是“防疫”嘛。所以维稳为第一,防疫为第二。多死就興邦,才能达到小康。要把抗击武汉冠状病毒变成一个支柱产业,要榨乾韭菜们最后一滴猪油,然后让他们去死 – 这是中共的一个方针。

 

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中共成立的这个“中央防治小组”不過是走個過場。当然,李克强在当这个组长是很不情愿的。他不愿意为习近平背鍋。而习近平也知道李克强到武汉一系列表演都是演给他看的。李克强到武汉不就是走个秀过个场嘛!你看他到了很多地方都是去安抚医护人员,说那些好听话,喊“大家加油”,还在一起彩排。事先彩排好到了现场怎么忽悠老百姓 – 中国这个体制就到了这一步:一个国家总理可以到地方政府跟地方的官员一起彩排好,然后到外面去表演,喊著“武汉加油”糊弄老百姓!你同时也是糊弄习近平嘛!所以习近平到了这个时候,在接见世衛组织总干事长的時候,习近平告诉這個干事长:“这个所有疫情我都掌握。是我亲自指挥,亲自部署。”习近平讲这个话的目的是什么?他就是通过接近世衛組織的總幹事來把他自己心里面想讲的话向外界表达,也就是“不要认为李克强现在担任的什么小组长(有多了不起),他这个小组长是经过我授权的;他所有的一举一动都是通过我的指揮,是我在控制的中央大权。” 無非他想表達的不就是這個意思嗎?所有的事情都是他亲自部署亲自指挥的。那如果他亲自布置他亲自指挥,一开始发帖那8个人被抓,是不是也是习近平亲自下令抓的?一开始不就是封口嗎?然后是封城嘛。那封城毫无疑问更是习近平亲自下令了。

 

全世界城市史上,你什么时候看到过一下子把几千万人都封起来?但是習近平敢。所以现在武汉封城就变成,一旦把这个城市一封,他认为是能把疫情控制。它对这个疫情控制只起到一部分作用。可以讲,这种封城是在世界城市史上是“奇迹”,同时是给武汉人带来巨大的心理创傷,也让国际社会对中共的专制本质有了进一步的认识。你问世界上哪一个国家能够封一个城啊?不是专制国家专制社会你能做到这一点吗?但是你封城以后会带来什么结果呢?

 

全國各地世界各地对武汉封城以后又是一个什么态度?封城不但是停掉了武汉跟所有其他城市里面的飞机,航班,轮渡,大巴,公共交通水路交通全停掉了。這是你对外。你对内把室內的交通也停掉了。在这种情况下,本来很多生活在这个城市里面,那些没有染上病的人现在就坐在一个传染源上。同时,他们的生活没有得到任何保障。在这个时候大家不就跑吗?所以都跑掉了500多万人。这500多万从武汉跑出来的人散布在全球各地。你给全球各地不是制造了一个非常紧张的形勢吗?

 

所以说澳门政府就宣布1月27号上午9点之前,所有湖北籍的人必须自行离开澳门,否則澳門政府會強行把你送到隔離區。澳門政府已經統計過,從去年12月1號到今年1月26號,所有入境澳門的湖北籍客人共有1113個。這1113個人被澳門政府完全掌握,要你們自行離開。因为你们出入境的時候是有记录的。如果你们没离开,余下来的人一定会送到他们的隔离区里面。这是澳门做的,因为澳门认为他们的城市扛不起。大家可以看到,我前两天节目里面放过一个澳门赌场的小视频。有一个武汉籍的工作人员,她上班上得好好的,就一头栽倒。她这一头栽倒以后把客人吓了一大跳!那以后客人觉得澳门有那麼多传染案例,哪个客人还來賭呢?人家换一个赌场就是了,非要到你澳门来賭啊?在这种情况下,澳门如果赌场没有生意,这个城市就垮了。所以澳门政府马上就决定要把所有湖北籍的人统统赶出澳门。就是这个态度,

 

你看到澳门这样你觉得不痛快,我告诉你,全国各地都在抓捕武汉人,抓捕湖北人。湖北人到哪都有人举报。习近平曾经担任过河北镇定县县委书记。那个镇定县直接發出懸賞公告:全縣範圍內只要有人舉報,在他們縣裡有從武漢來的人,就給他們獎勵一千塊。我們在網上看到很多小视频,都是武汉的车牌鄂A开到长春,马上就有一个女的打电话去尾随这个车,然后告诉当地的警方要把这个鄂A的车抓住。我就不知道人家湖北人犯了什么罪?人家武汉人犯了什么罪?人家难道没有到别的城市的自由吗?凭什么要把人家抓起来呢?!每个村都設防,到处都是关卡。好好的公路全部把它堵上。我简直不知道習近平的封城就是用这种方式吗?!你是希望各省都封好了自己独立吗?!我看到网上有一张对比的图片:100多年前大清为了防范麻风病,派当地的村民拿到当时的那种铁矛兵器,站在窗口防止外面来的麻风病传入他们村。现在防武汉的这个肺炎,很多村子同样也是这样的图片。可以講,一百多年除了辮子剪掉了,別的都沒有變!這就是今天的中國政府和一百多年前的大清嗎?

 

華人這種防止別人的心態,沒有幫助別人的心態我不知道是怎麼形成的。即使在海外也是这样。我所处的洛杉矶微信群裡面就广泛地传播一个帖子,说美国这次要把美国的侨民全部撤回来。美国撤回来的侨民一开始是准备降落在旧金山的。但是旧金山机场是一个国际的大型机场,如果放在这个机场可能会跟其他的航班有影响,因为同一时间到达的客人非常非常多。如果美国撤回来侨民这么几百人还要进行一个必要的检疫登记,因为他们是不打算隔离的,只是对他们进行檢疫登记。如果他们有问题的人会被留下,没有问题人檢疫登记以后就让他们回家了。然後他們自己在家里面隔离半个月之后没问题以后再开始出来。这是美国的政策。美国绝对不会剥夺任何一个公民的权利,说回来不管你有病没病先把你隔离起来。美国绝对不会这样做。所以说美国一开始是准备这两架大型客机是准备停在旧金山的。后来考虑到旧金山作为一个大型的国际机场,起降的飞机非常多,到港出港客人非常多,這樣會有影响。就决定把美国从武汉接过来的这个包機在美国降落的地点改到了洛杉矶的Ontario,也就是安大略机场。這個機場也是一个小型的国际机场。它停靠的航班非常少,跟中国国内的航班过去有,主要是飞往台湾的航班从安大略机场飞往的比较多。这个机场有全部的检疫和出入港的各种安检的条件,同时这个机场进出的飞机非常非常少。它又在加州洛杉矶,附近又有两家大型的医疗诊断中心,所以当然放在这个位置非常合理。因此美国政府就决定把从中国武汉过来的包机放到了安大略机场。

 

好了,这个决定刚刚说出,整个洛杉矶附近的華人圈子里面就炸了!他们一起反对美国人把这个飛機停在安大略,因为他们說是不對他們進行隔離,他們只是檢查以後就自己開車,通過不同的交通工具各自回家。洛杉磯的很多华人就认为这种方式会导致这一批从武汉撤回来的这一批人里面有可能会影响到这些华人。因为他们都很清楚,美国从武汉接回来的所謂的美国公民里面至少一大半实际上是华人,根本不是金发碧眼的白人,而是中共大小贪官富豪。他们早就移民美国,早就获得美国公民资格,取得美国护照的这一部分人。这部分人如果在这个机场降落,势必他们最终都是住到所有的华人区域里面去。因此在洛杉矶的华人现在就形成了一个微信群,然后他们要抗议安大略政府,抗议安大略机场,不允许这个飞机在这降落。

 

我真的觉得很好笑啊。因为我们这边很多华人都来跟我讲:“建民啊,他们来了以后对我们有影响。”我心想对你有什么影响呢?他们如果是有病情,美国政府有绝对的能够控制和检测的条件。如果有病情,美国政府一定会进行隔离进行治疗。美国现在已经确诊了5例嘛。如果说是没有这种病情,有什么权利限制人家不可以回家???还认为降落了你附近的机场对你就有影响。我不知道你是什么心态?你今天已经逃离了中国,逃离了武汉,逃离了湖北,你就不願意別的湖北人武漢人來到你的身邊嗎?如果他根本就沒有病,你对你的同胞是一个什么心态?

 

中国人的心态就是上公共汽车关门的心态 – 没上这个汽车的時候他死命挤;他上了这个车就高喊著:“驾驶员关门!关门!”,不让后面的人上。就是这个心态嘛!所以说武汉封城以后就导致了湖北人和武汉人走到哪里别人都不善待他们。他们本来是正常的有人格的人,因为中共的一个政策就导致了他们自己就像难民一样的被别人歧视。

 

为什么这样产生?这种产生就是在中共这个邪恶的国家,这种专制制度下才可能产生这么一个结果。美国撤侨必然要在美国有一个机场降落。同样,除了美国撤侨,日本也在撤侨,法国也在撤侨,俄罗斯也撤僑。现在新加入了韩国和德国,統統撤僑了。全世界所有在武漢稍微人多一點的國家,都派出自己的專機專門接送。如果人比較少,就要求武漢市政府要同意这部分外国人由他们使馆派车,把他们从陸路從武漢先接出来,然后通过其他机场让他们回国。也就是全世界外国的侨民在武汉人家都不愿意呆。问题是非常可笑的,全世界的这些外国侨民,外国政府都在接他们国家的侨民。这些侨民里面至少有一半是本身就是中国人,只是拿了外國护照,所以说因为他加入了外国国籍,所以他现在获得了自己所加入这个国家对他的优待,作为上等的武汉人,在如此关键的时候,他也可以得到这个机会离开武汉,以外国人的身份。但是,他如果到了美国,這些所謂原來中國的同胞就是反對他的。 至於是不是日本法國德國也會有這種現象,我沒有證據,我不去亂講。但是發生在我們洛杉磯,目前圍繞這個安大略機場的微信群不斷爆發這種強烈的情緒,我對這種現象感到十分可悲!

 

在全球都在撤僑,連澳門都要求所有的湖北籍人离开,香港一反常态。香港政府林鄭月娥宣布:“所有的武汉湖北籍的病人,如果你们到达了香港以后,香港政府不但給你们治病,而且提供你们所有的费用。”香港的这种做法让我十分十分地诧异。我过去就讲过,中共是希望所有的传染病人都到香港去。只要把香港全部传染上,如果把它设立为疫区,就可以随时进行军管。香港也可以完全以疫區的这个身份来宣布现在不允许任何人游行。也就是香港整个“反送中”运动就给他们通过一个疫情来扑灭了。我多次在節目里面讲过这个问题。现在看来香港就是想这么做!

 

所以香港市政府在25号宣布,把位于粉嶺公路的惠民顿一棟新大楼,准备把它作为隔离中心。也就是所有的疑似病人,那些有可能受到武漢冠狀病毒感染的人都送到這個新的大樓裡面進行隔離。而這個新大樓在市中心啊,在市民中心区,所以受到了香港民众的激烈反对。他认为你港府设立隔离中心不错,这个行动是可以的,市民也是支持和理解的;但是你不应该放在市中心。既然是隔离中心,你能不能隔断那种边远一点的地方,和民眾有距离的地方,不要影响大家。你放在市中心显然对大家有影响嘛。相當的市民反对,就导致了一部分市民冲到了这个大楼里面,点火烧了这个大楼。当然了,消防局及时地扑灭。大火造成的影响损失不大,仅仅是对大厅有一些影响。因为这是一个还没有交付的大楼,正在建造装修。最终這個燃燒由于消防局撲火比较及时,造成的损失仅仅是大厅有些损失,整个大楼没有什么影响。但是这件事造成了香港民众和港府的又有一个新的割裂。最终因为民众的反抗,港府宣布取消把这栋大楼作为新的隔离中心的计划。然后,他们另外选择一个偏远地方的地址。所以,你斗争才有结果。這是香港民众一起坚决斗争,最終港府做了让步,决定不把这个隔离中心放在市中心。进来的就把隔離中心重新选选这种边遠的,对民众影响不大的地区去做隔离。現在就把這個隔離中心重新選在邊遠的對民眾影響不大的地方做隔離。

 

只是香港政府现在宣布的政策我感觉到非常非常地诧异。正常情况下,像澳门它是直接把湖北籍人都赶走;香港你说你不把已经到香港的湖北籍人赶走,但至少你不会愿意大量地接待愿意到香港来看病的人。而且你们免费。你免费中国人全去了!那武汉才逃出了500万,还有900万呢。那900万都可以到你香港去啊。如果都来你香港你承担费用嗎?你香港政府讲的嘛,大家都来。整个香港城不就成了新的武汉城了吗?我不知道香港政府做出这样的决定有没有为香港现在700万民众考虑过?还是说他们一心想把疫情引入香港,為了撲滅香港的“反送中“運動的飲鴆止渴,引火燒身? 這就是準備毀滅香港城嘛!

 

人家日本是怎麼做的?日本明確宣佈,現在到日本的所有中國人不管你是什麼簽證,如果是病人,日本都承擔你在日本所有的費用。同時,根據日本的統計,現在已經進入日本的有將近兩萬個中國旅遊者。他們很多人簽證都到期了,很多就是來自武漢的。他們現在也沒辦法回去,因為也沒有日本非武漢的飛機。而且如果到武漢,在任何一個機場降落都會被當地政府進行不人道的隔離。所以,相當一部分已經在日本的武漢人就非常糾結。

 

我在網上看到,有幾個武漢人就向日本使館申請簽證能不能延期。他們把護照和申請資料上午送進去以后,下午在使館閉館之前希望能拿回護照,因為第二天期限就到了,今天晚上必須飛走。結果下午等到四點鐘大使館现在已经閉館了还没有收到證件。他們自己完全崩潰了,因為知道沒有可能,人家日本沒有給旅遊簽證延期的說法。現在已經要關門了還沒有得到批准,他们估计是没希望了。结果人家在加班。最后日本的这个館员过来对他们一再地赔礼,一再地道歉。跟他们讲“不好意思!因为从来没有碰到过旅游签证要延期的这种事情。现在要为你们这一部分中国人给你们延期的话,我们要申请好多个部门,要很多个长官批准,所以才耽误了。时间迟了一点,但是全部批准给你们了。给你们批准了又延长了一个月,而且一个月以后如果不好的话可以再续期。”你看看人家日本是什么态度啊?当时这几个中国人就很感动啊!以前都在抗日反日,现在到日本旅游了半个月,完全是逃难。他们虽然没有染上病,但是时间到了本来要回去,結果人家給了你一個月。他說,“本來申請的時間才半個月,現在延期居然延期一個月!而且告訴我們一個月如果不行還可以再延期。日本人是用什麼態度對待我們武漢人的?” 他們相當地感動!這個時候,你再多的愛國語言,再多的抗日口號,你觉得这些人他們是自己亲身感受重,还是给共产党洗脑教育的那个对他们的影响大?

 

日本这种模范的大義凜然的行为就感动了世界上很多国家。泰国也跟进了。泰国马上也宣布,所有在武汉封城之前以旅游签证进入泰国的这些人,一旦簽證时间到了,我们通通给你延期,至少延期两个月。两个月如果到了以后没有解决问题,我们可以再延期兩個月。这也就是世界上很多国家善待中国武汉人。对比现在在中国大陆四处逃窜的那些武汉同胞,被人家動不動把门板钉上,動不動都被人家强制抓到隔离中心的这些武汉人湖北人,你看看,你在别的国家得到的亲情和你自己在你的祖国,你得到你祖国的待遇是什么待遇?所以说你到了这个时候,我觉得每一个人都要问:“谁是祖国?谁在帮助你?谁在抓捕你?谁在给你套上这么沉重的枷锁?”可以讲,病毒有的人并没毒到,但是被共产党那个毒对你的毒害已经毒了一辈子。到了这时候,这种毒你还看不清吗?!

 

今天的节目我就跟大家做到这里。谢谢大家!

添加评论

我来说几句

Follow Me On

吴建民

吴建民

八九六四南京高自联学运主要领导人之一。
六四后在南京组党“中国民主前线”任主席。
一九九零年被中共国家安全局南京市局〇〇一号逮捕,定罪“组织领导反革命集团主犯”判刑十年。
美国总统老布什安排国务卿贝克“六四”后首次访华,于一九九一年向中共政府索要的主要政治犯之一。参见中共外长钱其琛回忆录《外交十记》。
一九九七年经美国政府斡旋提前出狱。
二〇〇八年,率所在小区民众向政府和SOHO国际开发商开展百日维权活动。
二〇一五年流亡赴美。
二〇一七年在Youtube开设自媒体频道《建民论推墙》。
二〇一八年《全民共振》发起人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