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忘的一张美国法庭的罚单

难忘的一张美国法庭的罚单

去年圣诞节平安夜那天,我带着儿子Carson去南海岸买圣诞节礼物,回来的路上,在405下高速Jamboree路口等红绿灯的时候,儿子看见路边有一个流浪汉,就和我说:天那么冷,今天是平安夜,我们给人家圣诞节买一个汉堡的钱,好不好啊?我说good,就随手递给了孩子10美元的一张纸币,于是孩子就摇下了车窗,完成了这个心愿。谁料想,就在我车子刚刚拐过路口之后,一辆警车对我拉响了警笛,让我靠边停车,下来了一个白人胖警察,他丝毫不听我任何解释,给我开出了妨碍交通的罚单。

儿子当时委屈的就要哭出声来了。我一再安慰孩子,告诉他,爸爸会申诉的。过了一个多月,我收到了来自法庭的通知,要求我按照指定的时间,出庭接受法庭调查。

记得出庭那天是三月份,我当时正在拉斯维加斯去大峡谷,带旅行团的旅途中,急急忙忙赶回来,也没有做什么准备,到了法庭,我到处找那个胖警察,没有看见一个穿警服的,我心中暗喜,按加州的法规,如果警察不来,我就算自动胜诉了。可还没等到我高兴,法庭书记员喊我名字的时候,我才搞明白根本就不是我想的那么回事。

原来今天的程序,是法庭调查,法官给出了三个选项,第一条问我,愿意不愿意接受罚单,我说不接受。法官又问了第二条,是否愿意上交通学校,可以不扣分,而且不影响保险,我说也不愿意,最后法官说,那么第三条就是和警察当庭辩护,由法庭裁决了,我说是的,法官说OK。

我以为当天就可以开庭,但是法官说,开庭审理必须要再约时间,法庭要给指控我的警察留下准备的时间,按照程序,我需要先到法庭对面的窗口,缴纳本次罚款248美元,如果我法庭败诉,则罚款罚没,如果我法庭辩论胜诉,法院会把这个金额的支票退给我。

就这样,法官就约到了5月9号,开庭审理我的这个交通违规案。

第一次在美国上法庭,接受美国警察的指控,心里有些惴惴不安,开庭的那天,我提前半小时到达了法庭,临近开庭的时候,已经看到了不止一个警察到了庭上,给我开出罚单的胖警察一脸严肃的坐在指控等待席的座位上,我在法庭完成了一切登记的手续后,静静的坐在被告人的等候区那里。


在法庭大屏幕上传了我登记的个人信息后,法庭为我安排的翻译到了。一个中英文都说的非常流利的美女翻译,她的水平非常好,完全做到了同声翻译。她核对了我的个人信息后,在我的旁边坐了下来,她轻轻的告诉我,我只管表达我的观点,我怎么说,她就怎么翻,她不可以提示我任何问题的。她提醒我,回答法官问题的时候,要始终两个眼睛看着法官。不需要侧过来看着翻译说话,那样会被认为是对法官的不尊重。

接下来,就是法官核对我的姓名,驾驶执照等个人ID信息,然后我和白胖子警察分立两边,面对法官回答问题。法官陈述了警察开具的罚单内容后,问我是否是事实,我答了YES。接着法官问,那你是否接受处罚,我说NO,法官问:WHY?然后我就说了3点理由:

1,我儿子给流浪汉钱的时候,红绿灯开始变换,这个时候,我如果急速起步,会给孩子的安全,包括靠近我车窗的流浪汉带来安全隐患;

2,这条道路有三条左拐的道,我当时停车的最左边的第一条道路上,后面没有尾随的车辆,所以我认为我没有妨碍到别的车辆;

3,平安夜是上帝在圣诞节给每一个人送温暖和礼物的夜晚,我儿子Carson希望我们替上帝给一个无家可归的人送上一个汉堡,这是他一个爱心的善举,如果因为这个爱心导致的违章,受到了警察的处罚,我觉得会给这个年仅10岁的孩子心里蒙上阴影;

美女翻译的水平很好,基本上是同声翻译,我说完了,美女也就翻完了,然后法官问了胖警察,当事人说的是否是事实的时候,胖警察顿了一下,然后说了一声:Sorry,他接着和法官表示,他决定放弃对我的指控。

这个时候,美女翻译侧过头来,微笑着,轻轻的和我说了一句翻译之外的话:恭喜你,你赢了,也恭喜Carson,孩子的爱心得到了一个好报。

法官大声的告诉我,今天的庭审,警察放弃了对你的指控,你赢了,我会签发文件,很快你会收到法庭退还给你的支票。但是我认为警察也赢了,因为他通过这个处罚,让你知道遵守交通的必要性,你在红绿灯信号转化的时候,是要立即按照信号灯的指示去行驶的,他开出罚单,是行使他的权利。当然,上帝知道你起步晚了几秒,是因为Carson的爱心,他要给穷人送汉堡的这个心愿,让上帝原谅了你。

听法官说到这里,我看着法官对我慈笑的目光和胖警察对我善意的眼神,我内心里面充满了愧疚和温暖,阿门,感谢上帝!我生活在一个有法,有情,也有义的社会。

For English Vision,Click Here

3 评论

我来说几句